當前位置:首頁 » 歷年電影 » 2015電影新媒體版權
擴展閱讀
2018韓國高口碑電影 2022-06-29 14:49:19
爆笑經典外國電影 2022-06-29 14:48:12
台灣電影夜什麼 2022-06-29 14:48:03

2015電影新媒體版權

發布時間: 2022-05-25 12:39:00

Ⅰ 國內的新媒體版權公司,哪家有可能能走向世界成為全球影視發行公司

版權界不少有實力的運營商,但說到走向世界那捷成華視網聚更有實力,不但把國內影視劇發行到海外,還把海外內容引進到國內,這運營模式滿分啊。

Ⅱ 《戰狼2》版權遭多家爭搶,第三方版權運營到底有多大

版權運營商的錢多少不是個憑空的數字,它和當下的電影市場電影質量的高低直接掛鉤。《戰狼2》新媒體版權遭多家哄搶,不意味著第三方版權運營擁有龐大的市場空間。其背後暗示的是在高質量的前提下,版權運營商才會有利可圖。
但在國內憑借高質量電影獲利並非易事。目前國內電影市場有限,相比於國外,國內高質量的電影望塵莫及。而對於中小版權公司來說,此途盈利更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事實上,第三方版權運營商也在尋找新的盈利空間,特別是中小版權公司,大多都在開拓海外市場,以薄利多銷的方式獲利。除了將買下的中國版權出售到非洲等海外地區,也將批量引進的國外版權電影引入中國電影市場。

Ⅲ 新媒體環境下如何強化版權保護

原創內容可以申請版權保護,還有第三方版權保護平台。

Ⅳ 尋龍訣這部電影。捷成股份是獨家新媒體版權。請問獨家新媒體版權是什麼意思

版權(英文名稱:right)即著作權,是指文學、藝術、科學作品的作者對其作品享有的權利(包括財產權、人身權)。版權是對計算機程序、文學著作、音樂作品、照片、電影等的復制權利的合法所有權。獨家版權就是對該作品的使用擁有所有權

Ⅳ 新媒體版權侵權容易嗎

。新媒體版權侵權不容易侵權可要是負法律責任的。

Ⅵ 捷成華視網聚發行過哪些熱門電影的新媒體版權

《紅海》《狄仁傑之四大天王》《西虹市首富》《一出好戲》《我不是葯神》《捉妖記2》《戰狼2》《湄公河行動》這些應該都是。

Ⅶ 國內視頻網站所購買的電影和電視的版權是怎樣的

1. 花費一般是多少?土豆用6000萬美金來購買內容和自製。貌似花費不少。答:費用根據電視劇和電影的演員、導演和劇情而定。知名的導演+知名的演員+吸引人的劇情當然價格就比較高了。目前視頻網站有些電視劇的版權與衛視的首輪播放權價格是一樣的,貴得驚人!!土豆的6000萬是其他網站的小零頭吧。聽說國內的一家長視頻網站版權購買這塊一年能花掉3個億。

2. 視頻網站買的版權和電視台買的版權有區別嗎?畢竟視頻網站只有在線觀看。答:有區別。視頻網站屬於新媒體,屬於新媒體版權;電視台屬於傳統媒體,屬於傳統媒體版權。新媒體的版權又分為:網路媒體、手機媒體、IPTV等流媒體。以前很多視頻網站買的版權基本上都是網路媒體,近兩年智能手機興起之後,他們也購買了手機媒體的版權。但,很多網站目前沒有購買IPTV、互聯網電視等媒體的版權。雖然新媒體版權目前沒有明文規定說這三者有嚴格的區分,但是,如果有分銷的版權商不分銷其他新媒體的內容的話,其他廠商如果使用了這部分內容,就是屬於盜版,可以進行訴訟。國內的案例不少。

3. 老片子就不需要購買版權了嗎?如果是,多老的片子就不用買版權了?答:版權有一定的期限,和專利一樣。等期限過後,就不需要再進行購買。但是這期限一般都比較長。具體期限不詳。

4. 國外連續劇和電影的版權一般是多少錢?網上的那些美劇都買過版權嗎?答:國外的電視劇和電影版權不必國內的貴。如英語國家的影視劇通過很多國家的海外發行將成本降低,而且大都是你有她有我也有,不具有差異性。但是最近兩年搜狐視頻為了差異化也冒險引進了很多的美劇,而且是獨家的,所以估計也花了大成本了。具體數字不詳。如果細心的用戶就會發現,搜狐視頻上有很多的新電影是一些槍版的,上線了一段時間就立馬下線。美劇方面應該都有版權。

Ⅷ 新媒體時代電影產業發展呈現出哪些新趨勢

一、改變電影理論和形態的新媒體電影
新媒體電影首先必須滿足「電影」的基本條件:作品無論從內容形式還是觀眾角度都被認為是電影。這條標准將互聯網之上無數隨機的和零碎的小視頻排除開來,但是電影和非電影之間的區分沒有那麼簡單。關於什麼是電影,電影理論史上主要有自然實用主義(巴贊、克拉考爾)和藝術純粹主義(愛因漢姆、愛森斯坦)兩種傾向:前一種主張電影是人類通過膠片完成對自然再現的沖動,後一種認為電影具有獨立於其他藝術門類的純粹藝術性①,後續還包括麥茨的以鏡頭為單位的無代碼語言,斯坦利·卡維爾的「連續自動的世界影像」說等②。以上這兩種主要的電影理論都試圖解釋什麼是電影或者說電影與其他藝術的差異性。然而我們也必須意識到,這些從本體上對電影進行的形而上思考無論多麼哲學化,「什麼是電影」的理論根基依然是電影藝術本身所寓居的媒介。當電影擺脫銀幕、膠片的束縛,進入數字化和網路化之後,關於「什麼是電影」的思考必然會發生變化。所以,媒介刺激下生成的新媒體電影(比如優酷出品的「11度青春電影行動」《老男孩》等),必然具有與傳統電影不同的內涵和氣質。因而,新媒體電影不一定必須符合傳統電影理論之中的「電影」概念才能被視為電影藝術。比如早期翻拍、篡改型的新媒體電影《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網路驚魂》等,完全是以對傳統電影的解構為基礎的。由此,我們可以看到電影的內涵正在被新媒體電影實踐拓寬。
與此同時,新媒體電影與傳統電影,從生產到傳播、到批評和理論建構展現出巨大的差異。第一,互動性是新媒體電影的首要特徵。網路本身所具有的互動機制,使得新媒體電影從構思到籌備,再到劇本、演員,最後到剪輯等環節都可以吸取大量受眾的意見。人的天性之中就具有對對象的一種控制欲,因而互動性將電影的可控感上升到電影歷史的新高度。比如,國際高端家電品牌卡薩帝(Casarte)的新媒體電影《獨家》,其結構不是線性的,而是開放式的。其最為典型的互動性就是觀眾可以左右整部電影的劇情,最後呈現出開放式的主題和五種不同的結局選擇。同時,整個新媒體電影演進過程之中會有暗藏的二維碼以供觀眾掃描,從而體驗更多精彩的互動。第二,新媒體電影寄寓的媒介是互聯網。首先,互聯網路所具有的去中心化特質使得新媒體電影界呈現出眾聲喧嘩的草根性。自媒體、新媒體的發展使得人們對電影的追求不再受限於傳統意義上的電影體制,普通人甚至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拍攝新媒體電影。這帶來一個疑問:人人都可以拍電影的話,如此的新媒體電影還是電影或者好電影嗎?我們承認人人參與之後,電影作品之中肯定會出現參差不齊的情況,但是網路就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優秀的作品是不會被網路遺忘的,相反會成為新媒體電影的一根一根標桿,激勵後來者繼續創新。其次,互聯網觀影不可能具有大場景、大製作、IMAX影院、逼真特效等等優勢,但是影院型電影由於過於關注電影技術給人帶來的那種沖擊性、刺激感和亦真亦幻的效果,反而對電影題材選擇、故事情節演進和電影本身深度缺乏重視。在這種情況下,新媒體電影尋求不同於大場景、大投資電影的路線,將重心放在怎樣講好故事上。網路居民不可能有耐心將時間花在一部情節毫無吸引力的新媒體電影上而忽略網路上海量的電影資源。這使得新媒體電影在講好故事和故事創新上都有更高的要求。再次,新媒體電影潛在觀眾大。新媒體電影通過網路進行視頻傳播,其受眾是廣大網民。根據2014年發布的第33次《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稱,截止2013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到6.18億,網路視頻用戶規模達4.28億,較上年底增加5637萬人,增長率為15.2%。網路視頻使用率為69.3%,與上年底相比增長3.4個百分點③。作為網路視頻之中優質視頻的新媒體電影,它必然會隨著視頻用戶激增的速度和規模而顯示出與傳統電影分庭抗禮的力量。
從上面新媒體電影呈現出來的幾個特徵(去中心化、受眾巨大、互動性強)之中,我們可以發現新媒體電影已經徹底打破了傳統以導演為主導的電影製作模式。傳統電影製作過程中,從劇情發展、拍攝進度、場景選取、演員選用、鏡頭取捨、段落安排,後期的剪輯、配音、效果等環節,一切都由導演決定。新媒體電影選擇以網路為平台,集合廣大網民的力量及意願,比如「選拔網路自薦的新銳導演;審核通過網路徵集的電影劇本並進行專業篩選、加工製作;對投資拍攝的劇組進行統籌監控,盡量避免資金浪費;對遍布全國的新媒體電影生產基地進行管理,以確保新媒體電影的生產量」④。因此,在新媒體電影之中,內容的生產者和消費者呈現合一的趨勢,即作者與讀者逐漸混融的狀態。這種特徵我們稱之為新媒體電影元素的網路混融階段。這一混融趨勢在大數據時代更是得到了進一步強化。
二、大數據時代對於新媒體電影意味著混融狀態
大數據作為網路理論和實踐的新範式是近幾年才興起的,之後迅速在管理、傳播、政治、商業和金融等領域興盛。大數據的含義就是通過各種新媒體對使用媒體的用戶所產生的信息進行數據最大化收集、整理、分析,從而預測未來的發展趨勢。它具有四個特點:巨大的數據量和數據完整性,能在看似毫不相關的數據之間找到內在關聯,即時滿足需求和尋找出數據背後的價值。最典型的是2013年風靡全球的美劇《紙牌屋》充分實現了大數據在藝術實踐之中的巨大價值。它完全繞開了廣播電視網和有線電視網所構成的傳統電視生態系統,選擇在Netflix視頻網站播放,用戶只需要通過個人電腦或者移動終端登錄即可播放。Netflix採用了真正的大數據分析——3000萬用戶的收視選擇、400萬條評論、300萬次主題搜索。同時,所有通過Netflix觀看《紙牌屋》的觀眾會在觀看過程之中產生無數的連觀眾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數據(包括觀看連續劇時暫停、回放、快進、停止等動作都會被一一記錄下來,每天用戶在Netflix上將產生高達3000多萬個行為)。這些數據通過網站後台被迅速分析,從而讓電視劇製作商做出相應的對策。該劇在拍攝過程之中,真正實踐了大數據精神,無論是劇情設置還是選擇演員、導演陣容,都以用戶在網站上的行為和使用數據做支撐。「Netflix尚且可以利用大數據分析巨量用戶的需求,不僅是誰喜歡看什麼節目,更精確到用戶行為:什麼人喜歡在星期天晚上用平板設備看恐怖片;哪些人會打開視頻就直接跳過片頭;看到哪個演員出場會快進;看到什麼劇情會重放,《紙牌屋》的商業奇跡正是通過雲計算精確整理重點關聯數據而造就的」⑤。從《紙牌屋》的運作可以看出,在大數據分析時代,藝術作品的作者和受眾形成了巨大而緊密的關聯性。在這種關聯性之中「作者—受眾」的關系分為兩層:一層是新媒體的即時互動性帶來的受眾對作者的即時反饋信息,使得作者可以即時調整創作的路線;另一層是作為消費者的信息生產,也即阿爾文·托夫勒在《財富的革命》之中提到的「生產者即消費者」⑥。閱讀時,受眾在電腦或閱讀器上產生的大數據通過網路被收集匯總到存儲器,通過大數據分析,提煉出多少受眾觀看到哪個地方放棄了觀影,哪些觀眾對哪些人物角色感興趣,觀看時嵌入哪些相關圖片或者視頻更有助於電影的接受等。
大數據時代造就的新媒體電影的「作者—受眾」混融具有與網路時代新媒體電影中創作者和觀眾混融不一樣的內涵。新媒體藝術家阿斯科特認為,網路造就了空前規模的集體智能,一種集體認知的全球網路,從而產生了「超思想」、」超精神作用」、「智力網路」等。在這一過程中,個人的神經網路融合於全球網路以創造意識的新空間⑦。就好比大海之中的小魚和合而成的魚陣一樣,並沒有任何一隻凌駕在所有魚之上的領袖指揮它們,它們只是自發組合排列形成比海里最大的魚還大的巨型「大魚」。這條「大魚」具有整體生命,無數個體小魚已經成為大魚的組成細胞。新媒體電影也一樣,參與電影活動的無數創作者、觀眾、中間人圍繞著一部電影,他們通過大數據參與到整個電影的創作當中。相對於電影,這些參與者,全都成為了像「大魚」一樣的「作者」。
大數據的「大」體現在「全數據」模式之上,即我們分析的不是樣本數據,而是所有數據⑧。人類步入信息時代,人類的網路行為所產生的所有數據都可以被存儲、交換和分析使用,並且這些數據量之大,令人不可思議。2013年中國產生的數據總量超過0.8ZB(相當於8億TB),兩倍於2012年的數據量,相當於2009年全球的數據總量。預計到2020年,中國產生的數據總量將是2013年的10倍,超過8.5ZB⑨。那麼,這樣大規模的數據對於生根於互聯網的新媒體電影又意味著什麼呢?
新媒體電影是以個人電腦和移動終端及連接它們的網路設備作為承載的。新媒體背後有大量資料庫隨時更新電影生產和消費的各種數據,包括新媒體電影的宣傳數據,電影觀眾觀看的時間,觀眾的性別、族裔、年齡、群體、受教育程度,新媒體電影的交易量,電影播放到哪裡丟失的讀者最多,哪些電影部分會被反復觀看等等。數據來源可以多樣化,不同渠道的數據甚至可以互相參照。「第一是搜索平台,如網路、谷歌、搜狗;第二是社交平台,如微博、人人網、豆瓣、時光網;第三是電商平台,如網票網、美團網、淘寶網等;第四是視頻網站,如優酷、土豆、愛奇藝、樂視網等。像網路指數、新浪微指數、淘數據、優酷指數等,都是由上述平台提供數據服務的。此外,國家電影專項資金辦公室擁有全國的影院票房數據,並通過《中國電影報》等平台向社會公布」⑩。與此同時,數據平台也需要龐大的數據作為支撐。由於新媒體電影的開放性和資源共享性,使得新媒體電影創作和觀看數量巨大,從而產生的數據也是前所未有的。大數據的關鍵作用還在於對未來進行預測。全數據對於大數據分析來說就是「正在發生的未來」。通過對電影本身、觀看和批評、媒體、電影宣傳等相關數據的搜集,尋找觀眾興趣點,預測哪種審美趣味的電影會在什麼樣的人群中受歡迎,人群的性別、消費力、居住區域、階層、年齡段分布等等。利用數據作為分析受眾的依據之後,創作者不需要挖空心思去想為什麼自己的電影不受歡迎,只需要通過網站瀏覽記錄數據分析觀眾最喜歡看什麼樣的電影就可以了。在大數據挖掘過程之中,單個數據可以作為垃圾被忽略,因為數據精準度是樣本化統計時代所追求的目標——一個信息缺乏的時代,「收集信息的有限意味著細微的錯誤會被放大,甚至有可能影響整個結果的准確性」(11)。隨著數據的大幅增加,為了了解大致發展趨勢而放棄精確性,可以接受適量錯誤。就像醫用燈,從一個角度打的光,不管亮度多高,仍然有暗區。而大數據的多維度屬性就像無影燈,從各個角度照射,就算其中一盞燈亮度不強,也不影響總體效果。在這個意義上大數據更加追求數據完整性和混雜性。

Ⅸ 捷成華視網聚公司的版權種類都有哪些

捷成華視網聚熱門電影的新媒體版權《紅海》《狄仁傑之四大天王》《西虹市首富》《一出好戲》《我不是葯神》《捉妖記2》《戰狼2》《湄公河行動》這些應該都是。
新媒體版權全涵蓋吧,電影,電視劇,動漫,少兒,微視頻,原創,覆蓋面很廣

Ⅹ 為什麼電影院方了好幾年電影網上才有

一般來說,我們在電影院看到的電影上映3個月之後能夠在視頻網站找到在線播放的正版資源,這3個月被稱為「窗口期」。但近年來,電影院與視頻網站之間的「時差」一直在波動。2015年發行商光線傳媒與視頻網站360院線合作,讓電影版《沖上雲霄》上映15天就進入網路付費點播,售價5元。從3個月到15天,電影院到視頻網站的時差如何確定?
但是這種花5元就能在網站上看到新片的行業共識也一再被挑戰,今年黃子韜主演的《夏天19歲的肖像》和《提著心吊著膽》都是進電影院兩周就在優酷上線,前者售價10元,後者售價19.9元,比折扣電影票的最低價9.9元還高。從5元到19.9元,價格又由誰來定?
對比好萊塢,其實從去年12月開始,發行商和院線巨頭們就開始討論如何縮短院線到視頻點播之間的窗口期了,提出的方案從10天到45天不等。直到今年5月,視頻網站Netflix因為無視法國要求電影上映後36個月才能進入視頻網站的規定,遭到戛納電影節的抵制。
針對電影在國內視頻網站上線的窗口期和付費定價等問題,新京報獨家專訪了愛奇藝電影版權合作中心總經理宋佳、優酷電影負責人劉開珞、樂視全球版權運營中心高級總監劉冰婷、熙頤影業副總裁兼發行總監范雪錚。
國外現狀
傳統片方
可接受影院網路同步
但售價高
去年12月,美國部分大型院線開始嘗試縮短窗口期,他們考慮在電影上映後17天內讓影片進入視頻點播環節,但是點播費用高達50美元。一般電影上映3-6個月之後進入家庭娛樂體系的點播費用在6-10美元之間,電影票價普遍在10美元上下。這么一對比,同步院線的點播費簡直就是搶錢。不過一家人出行的成本遠不止電影票錢,所以視頻點播還是有一定競爭力的。此想法得到了彼得·傑克遜和J·J·艾布拉姆斯的支持,但克里斯托弗·諾蘭和索菲亞·科波拉後來都發聲:「希望觀眾進電影院。」
案例
今年3月在拉斯韋加斯舉辦的CinemaCon上,好萊塢六大製片、發行公司中的五家就窗口期問題進一步討論。華納仍然支持去年12月的方案;激進如環球,希望將窗口期縮短至10天,付費點播定價40美元;福斯傾向於45天窗口期和30美元付費點播的方案;索尼和派拉蒙沒有直接給出數字但強調了縮短窗口期的重要性。
唯獨迪士尼沒有參與其他五家的討論,CEO鮑勃·艾格硬氣地表示:「我們的電影完美地適用於院線消費。」這家擁有迪士尼影業、漫威影業、盧卡斯工作室和皮克斯工作室的好萊塢巨頭,在去年以破30億美元的總成績位列好萊塢六大票房榜首。
流媒體
《玉子》風波,Netflix遭抵制
雖然美國電影行業的巨頭們動了電影院和網路同步上映的念頭,但三大電影節之一的戛納電影節卻與美國流媒體巨頭Netflix鬧起了矛盾。此前,流媒體一直是窗口期體系的壓軸環節,在法國,院線到流媒體的窗口期長達36個月,但自從Netflix轉型做出品方之後,就不斷挑戰院線的優先權,這次主導的熱門影片《玉子》甚至計劃只在網路播出,壓根就不進院線。同為流媒體視頻發行方的Amazon就顯得溫和保守許多,他們購買和製作的電影會在電影院上映4-8周之後再提供線上版本,因此也沒有成為院線的攻擊對象。
案例
2015年Netflix花費1200萬美元購買的《無境之獸》因為嘗試進行網路同步院線而遭到帝皇、AMC、Carmike和Cinemark北美四大院線的聯合抵制。
2016年中美合拍、Netflix出品的《卧虎藏龍:青冥寶劍》同樣實行同步策略,結果北美400多家IMAX影院只有不到15家上映了這部電影。
2017年5月,《玉子》在戛納電影節上顆粒無收,還出現重大放映失誤引來噓聲一片。戛納電影節官方隨後出台了一條全新的規定:從2018年開始,只有在法國影院放映過的影片才有資格進入金棕櫚主競賽單元。6月的好萊塢製片人峰會上,Netflix內容總監泰德·薩蘭多斯強調:「我們不是反影院,但我們非常抵制窗口期。」隨後,該片又因為想同步而在導演奉俊昊的家鄉韓國遭到三大院線的聯合抵制,院線方面稱根據韓國電影市場的慣例,一部電影至少要上映三周後才可以通過IPTV等方式在網上公布。
《玉子》引發戛納電影節出台新規:只有在法國影院放映過的影片才有資格進入金棕櫚主競賽單元。隨後,該片又因為想在韓國同步上映,而遭到三大院線的聯合抵制。
國內情況
海外片
《天才少女》開畫20天網站即上線
愛奇藝電影版權合作中心總經理宋佳說:「愛奇藝的內容來源有一座金字塔:第一層是采購的大體量電影和電視劇;第二層是自製的內容;第三層是用戶上傳的自製內容,有免費也有付費。」海內外版權采購的影片屬於金字塔頂層的內容,目前「平均每部影片上映35天就能在愛奇藝上線」,這個數據在國內視頻網站中也實屬少見。
宋佳系統地解釋了海外電影新媒體版權的不同操作模式:首先要按照龍標分為院線片和非院線片,這兩個大分類下面又以發行商細分為好萊塢六大公司(華納兄弟、派拉蒙、索尼哥倫比亞、環球、20世紀福斯、迪士尼)出品的電影和其他海外電影。
●國內院線上映「六大」電影
國內進口片發行方中影及華夏出於票房考慮規定要3個月後進口片才能進入新媒體播放。現在國內的視頻網站都在努力縮短這個窗口期,譬如之前《X戰警:天啟》和《金剛狼3》都實現了上映60天後在愛奇藝獨家上線。「窗口期越短,發行方就希望我們用更多的資源推廣,這些電影上線後有些可以用券觀看,有些必須付費。」
●國內院線上映「非六大」電影
批片因為很少和國外同步,一般會跟著DVD的發售周期走,這時候國內視頻網站的窗口期就取決於院線何時上映。例如一部影片7月在海外上映,當地的窗口期一般是半年,那就是1月可以進新媒體平台。但是國內的報批審查流程可能導致這部影片12月份才進國內院線,那麼從國內院線到國內新媒體平台的窗口期就是1個月。
●國內未上映海外電影
至於沒在國內上院線的電影,窗口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報批審查的時間。「一般代理公司會報音像出版,但如果我們希望買的新片能盡快上線,或者是合作的海外發行公司無法報審,愛奇藝就會親自上陣,比如《索爾之子》、《海街日記》和《龍蝦》(這三部影片現在都是獨家付費點播,費用5元)。好萊塢六大的片子很少做獨家,報審也是他們自己負責,但福斯的非院線片一直都是我們報審。」5月初,愛奇藝上線了福斯出品的《天才少女》,此時距離北美開畫不過20天,可謂海外電影在國內視頻網站上線窗口期的奇跡。
國產片
時間爭議
影片超前點映遭院線聯合抵制
樂視集團上游有樂視影業負責投資、製作和發行,下游有樂視視頻負責新媒體版權,還有樂視超級電視、樂視手機提供硬體支持。也正因如此,樂視成為國內第一家挑戰院線優先權的公司。
2015年劉青雲主演的《消失的兇手》原定於11月26日晚20:30在樂視超級電視上做超前點映(院線上映時間為11月27日),卻因為各大院線聯名抵制,甚至以「取消該片的所有排場」或「暫緩排映此片」相威脅,最終樂視影業還是放棄了「這次互聯網生態營銷的嘗試」。這部影片在國內票房不足8000萬,至截稿前,在樂視視頻上線後觀看人次約1794萬,在樂視視頻平台內橫向比較,獨播的《盜墓筆記》觀看人次達1.9億(已下架),全網同步的《爵跡》觀看人次為5185萬,同為劉青雲主演的《危城》觀看人次約1784萬(但《危城》的國內票房超過1.6億)。
價格博弈
點播費超票價避免影響票房
流媒體上線後的付費形式一般分為單片付費和包月服務。為了培養國內用戶的消費習慣,視頻網站首推會員包月服務。最早做付費會員的愛奇藝在去年6月就實現會員數量突破2000萬,其廣告和用戶付費的收入比例目前基本上呈現1:1,可見用戶消費習慣已逐漸養成。好萊塢六大規定新媒體上線必須先進單片付費的環節,而現在視頻網站上的單片售價從5元、10元到19.9元不等,也是國內視頻網站在摸索和嘗試。一般窗口期越短,售價越貴。
案例
《提著心吊著膽》5月12日院線上映,5月25日就在優酷上線。優酷電影負責人劉開珞透露:「《提著心吊著膽》是我們和電影頻道、星宏影視、娛躍影業一起投資的影片,在投資初期就做了一些版權的拆分。電影頻道拿了電視的版權,我們拿了互聯網的版權,院線的收益是大家共享的。影片在優酷上線時單片售價19.9元,會員半價;兩周之後進入會員免費,單點5元,或者使用觀影券;兩個月後(7月24日)進入免費。」
劉開珞表示定價19.9元其實是為了減少對院線票房的影響,「現在電影票還有9.9元甚至更低的,網路單點的價格在院線底價之上。優酷想在不影響院線成績的前提之下,看看網路到底有多大的空間」。接下來是新一輪的價格調試,比如10元、9.9元、14.9元,直到找到一個合理的定價——「對票房沒有很大的影響,又能從網路用戶中帶來更大的收益,用戶也能接受的價格。比如一部電影在院線賣50元,網路上賣5元,那肯定會影響市場健康發展;但是如果網路賣30元,用戶就會在院線50元的視聽享受和視頻點播的便捷中做取捨,最終目標是讓兩個市場實現互補而不是競爭」。
版權關系
平台之間
90%電影都是視頻網站版權共享
愛奇藝與福斯、獅門等影視公司有獨家合作的協議,優酷去年與博納簽了十多部影片的年單,但其實大多數影片的版權都是非獨家,上線時間都是在與片方簽合同時商定好的,此為「全網首播」。獨家或者非獨家,視頻網站與發行商之間的版權合約大多是簽5~10年。
●版權分銷
「80%-90%的電影版權都是多家視頻網站共享,聯合推廣。」劉開珞指出,「我們從片方購買了獨家版權,是否分銷給其他平台就變成我們的權益了。」每個視頻網站都有不少購買獨家版權再分銷到全網的案例,優酷近期上線的案例包括:阿里影業出品的《一條狗的使命》,熙頤影業出品的《血戰鋼鋸嶺》。
樂視影業出品的《長城》則由樂視視頻購得獨家版權再分銷出去。「票房過10億的大片很少獨播,電影不像電視劇,這是市場的選擇。」《盜墓筆記》就是票房過10億但仍由樂視獨播的特例之一,樂視全球版權運營中心高級總監劉冰婷表示也不排除以後分銷的可能,「由於樂視影業投資的影片體量一般都較大,只有在競價相同的情況下,樂視影業才會優先考慮樂視視頻。視頻網站之間的競爭都是背靠背,無論發行方將版權賣給誰,最終都會分銷到全網,因此競爭的主要影響因素就是價格了。」
●資源互換
除了付費點播和會員費,視頻網站的另一種版權盈利方式是通過「以片換片」間接實現的,但宋佳表示:「置換不是每次都平等,也可以協商賒賬。」版權置換目前以票房為基準,一部票房15億的影片可以換一部票房10億和一部票房5億的影片,如果對方平台暫時只能提供兩部票房5億的影片,那麼就算賒賬5億,可以後期再找一部5億的影片補上。
平台與發行商
90%版權方只想盡快結清費用
「現在國內市場整體還處在非常初級的階段,大多是一錘子買賣。海外發行商則非常注重版權,努力在不同的版權階段實現利益最大化。愛奇藝和他們多為長期合作,我們每個月都要給海外發行商提供數據,不一定與收益掛鉤,但對海外發行商很重要,他們想知道這些影片的表現。」片方、發行方急於變現是國內電影和版權產業不成熟的體現之一,好萊塢六大掌握的版權一直到現在都還在不斷收費,就連老片翻拍的決策也與版權收入脫不了關系。
案例
在全球最大IP《星球大戰》的重啟之作《星球大戰:原力覺醒》上映之前,國際領先的投資銀行高盛甚至預測該片的收益(包括但不限於票房)可能會達到80億美元。
但目前國內無論是獨播還是共享,所有院線電影的版權交易都是買斷,沒有分賬或保底分成的模式。宋佳解釋道:「即使《指甲刀人魔》、《美好的意外》此類小體量的影片在線上的表現可能比院線更好,但仍然是買斷協議。90%的原因都是片方、發行方不想做,一方面他們不知道應該分多少,另一方面各家公司考慮到財務問題,都想盡快結清費用然後去做下一個項目。」
反倒是網路大電影和網劇的版權合同以分賬為主,部分質量過硬的內容可拿到保底分成的合同。從用戶端看,愛奇藝上所有的網路大電影都屬於付費模式,此外網劇付費的優質內容也越來越多。
■ 名詞解釋
窗口期

窗口期其實是一個舶來的概念,指的是在好萊塢電影工業體系之中,電影在不同平台上播放的時間。而在不同平台的播放,出品方都會收取不同的版權費,這一層層的版權費是好萊塢電影公司利益最大化的方式之一。
院線:
3-6個月,
只能在電影院看到。
家庭娛樂:
6個月後,
藍光DVD開始銷售。
電子下載:
6個月後,
網上付費下載電影。
視頻點播:
6個月後,電視網付費點播。
付費電視:1年後。
公共電視:2年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