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年電影 » 2017av老鴨窩電影
擴展閱讀
神辮老電影 2022-09-26 10:49:43

2017av老鴨窩電影

發布時間: 2022-08-18 13:42:51

⑴ 速求郭德綱高峰老老年台詞,真心謝謝了!!!

老老年是傳統段子,老郭每次說的內容也不怎麼一致,都有出入。下面是《老老年》傳統段子的台詞。望採納!

甲:老老年那年月好啊。就說乾隆年間吧,「乾隆年乾隆年,遍地都是銀子錢。乾隆年,笑呵呵,一個制錢兒倆餑餑。三日一風,五日一雨,風不折(zhe)折(she)林木,雨不打傷禾苗,馬放南山,刀槍入庫,太平景象。」那年月就是好過得多,先拿天氣來說吧。
乙:天氣怎麼樣?
甲:不是有那麼句話么:「該冷不冷,不成年景;該熱不熱,黎民有禍。」在老老年天氣冷是真冷,熱是真熱。
乙:怎麼呢?
甲:冷的時候,三九天冷得你不敢出門。出門也行,像你這身體,得多穿衣裳,棉褲棉襖,皮套褲,小皮襖,大皮襖,外罩皮斗篷,皮帽子皮靴皮手套,還得揣得手,見人說話都不敢握握手。
乙:怕什麼?
甲:怕什麼?手上有汗,倆人一握手,涼風一吹,凍一塊兒啦。
乙:噢。
甲:等過年開春兒再說吧。
乙:等不了。
甲:趕緊到茶館兒,弄壺開水一澆,趁熱兒,啪!開了。古語說「澆朋友」「澆朋友」的。這是冷。
乙:熱呢?
甲:熱真熱,熱得白天不敢出門。街上鋪子掛的錫鑞幌子,曬化了,往下滴答錫鑞。放雞放鴨子放羊都得趕陰天。要不,毒太陽一曬,呼——全給燒死了。
乙:那都扔了吧。
甲:哪能扔啊。那也能吃啊,燒雞燒鴨子燒羊肉,都是那年月留下的嘛。
乙:人呢?
甲:人白天都不敢出門,有事晚上辦。白天打太陽底下一過,呼啦一下,頭發都沒有了。大禿子就是那年月留下的。
乙:噢,那怎麼有的這頭里禿後頭不禿呢?
甲:那也是燒的。這位看著陰天了,想趁陰天出門兒辦點事。一拉門一邁步哇,太陽出來了,呼啦!把頭里燒了,後頭沒燒著,所以頭里禿,後頭不禿。
乙:那頭里不禿後頭禿的呢?
甲:頭里不禿,後頭禿,那也是燒的。陰天,出去辦事去啦,眼看太陽要出來,趕緊往家跑,剛邁進家門一條腿,太陽出來了,呼啦!把後頭燒著了,前頭沒燒著。所以後頭禿,前頭不禿。
乙:那有的這塊兒有頭發,那塊兒沒頭發呢?
甲:也是燒的。這位也趕上陰天,辦完事往回走。走著走著,了不得了,雲彩薄了,太陽要露頭。怎麼辦,到樹底下站會兒吧。說話太陽呼地就出來了,樹葉兒擋著的地方沒曬著,沒擋著的就曬了去了。
乙:冷是這么冷,熱是這么熱,那年月不好過啊。
甲:那年月好過。下雨不是下雨,下香油。「春雨貴如油,黎民百姓不發愁」嘛。
乙:「春油貴如油」,就那麼句話,「春雨春雨,莊稼得意(讀上聲)」。
甲:好些東西都是那年月留下的:油布,油靴,你說那年月要是不下香油,是使什麼油的?
乙:下霜呢?
甲:鹽啊,小鹽(嚴)霜兒嘛。「小嚴霜單打獨根草」,就是下鹽。
乙:下雹子?
甲:疙瘩湯。
乙:下露水?
甲:醋啊,吃疙瘩湯不得擱醋嗎?
乙:刮風?
甲:外撒胡椒面。
乙:打閃呢?
甲:打閃,溜面呢,把兒條。
乙:打雷呢?
甲:打雷您就甭吃啦,——鍋碎了。
乙:鍋碎了?
甲:打雷就是磨面哪。
乙:下雪呢?
甲:下雪下白面。
乙:下白面?
甲:不是有那麼句話——下雪,老太太出來:「撮白面來!」那年月真下白面。
乙:剛才您不是說打雷是磨面嗎?這冬天不打雷呀!
甲:夏天磨完了,冬天往下下。
乙:真有的說啊,面也分三六九等呢。
甲:對,有好有壞。
乙:這頭路高白?
甲:下在城樓子上了——九丈九,撮著費點兒事。
乙:二路面?
甲:下在房上了,次一點兒。
乙:伏地面?
甲:下地上了。
乙:黃面?
甲:下黃村了。
乙:豆面?
甲:下竇店了。竇店、竇張庄,過去都是接豆面的地方。
乙:蕎面?
甲:下橋上了。天橋,前門橋,後門橋,蘆溝橋,現在走車馬走人了,從前都是接蕎面的。
乙:江米面呢?
甲:下江米巷了。
乙:是交民巷。
甲:現在叫交民巷,那會兒叫江米巷。
乙:黑面呢?
甲:下煤鋪了。
乙:棒子麵呢?
甲:下劈柴廠了——劈柴棒子嘛。
乙:要吃點兒雜面呢?
甲:你倒什麼全吃啊,我看你這病好不了啦,不忌口啊,又想吃雜面了。
乙:那麼到底有雜面沒有啊?
甲:有啊,你想吃不行,得趕上刮風。城門樓上的刮到房上,房上刮到地上,地上刮到煤鋪,煤鋪刮到劈柴廠,劈柴廠刮到江米巷,江米巷刮到黃村,黃村刮到竇店,竇店刮到橋上,攙和到一塊兒,得嘍,吃雜面啵。
乙:他沒的說了,叫老天爺刮風玩兒,糧食甭花錢,吃肉呢?
甲:看你吃什麼肉。
乙:牛肉。
甲:大黃牛,仨制錢兒倆。
乙:羊肉?
甲:大尾巴肥羊,西口大羊,倆制錢兒仨。
乙:豬肉?
甲:初六啊?初六也賣。
乙:什麼初六?——豬肉!
甲:大耳朵,小眼睛,小尾巴,一身黑毛,一走路,哼哼哼,就是它呀?
乙:多少錢?
甲:夠六十斤一隻那小車豬,開鍋兒爛,燉出來五花三層,燉這一鍋肉,香這一條街,一制錢兒一個。
乙:那不夠六十斤的呢?
甲:不夠六十斤的為小豬秧子,五十九斤都算小豬秧子。
乙:多少錢?
甲:一制錢兒九十七個。
乙:那麼要吃青菜呢?
甲:青菜,您給一個制錢兒就吃一年。冬天也照樣能吃夏天的菜,洞子貨嘛。黃瓜、扁豆、茄子、辣椒,你隨便吃。
乙:那要吃點兒素菜呢?
甲:看你吃什麼了。
乙:吃點餎飠乍。
甲:餎飠乍,做出來就被窩那麼大塊,一個制錢兒五百塊。
乙:麵筋?
甲:一個制錢兒一千條,電線桿子那麼長,得倆人扛回去。
乙:怎麼下鍋呀!要吃點兒豆腐呢?
甲:豆腐?沒人吃。
乙:賣得貴呀?
甲:白吃都沒有人吃。豆腐坊掌櫃的把豆腐做得了,站在門口兒等著。有上街買菜的半熟臉兒,掌櫃的過去,先請安,後說話:「二叔,您上街啊?剛得的豆腐,您來兩塊!」那位說了:「怎麼又讓我吃啊!上回白吃你兩塊就面子事兒。」「您捧捧場。」「不吃不吃嘛,討厭,豈有此理!」啪!一個耳刮子,打完就走了。掌櫃的這個窩心啊,捂著腮幫子直哭。
乙:(對觀眾)嚯,這孫子胡說八道!(對甲)掌櫃的白給人吃豆腐還挨嘴巴,你這話都沒邊兒啦。
甲:有邊兒,你得早去,邊兒也白吃。
乙:噢,豆腐邊兒啊。我說你這話沒邊兒。
甲:你說話有邊兒啊。哪是邊兒,哪是當間兒,哪是棱兒,哪是角兒?你給我解釋解釋。
乙:我說你說話雲山霧罩。
甲:就憑我說話雲山霧罩?
乙:對了。
甲:哪點兒?
乙:我問問你,豆腐坊掌櫃的是瘋子?
甲:不瘋。
乙:是傻子?
甲:不傻。
乙:為病許的願?
甲:為病許的願也沒有舍豆腐的啊。
乙:還是的。他不瘋不傻,不為許願,為什麼做出豆腐來白給人吃啊?當初做豆腐就沒本錢了嗎?就滿打他照本兒賣,不圖賺錢,圖個熱鬧,也不能白給人吃啊。人家不買,他不會不做嗎?
甲:是啊。掌握的不是瘋子,不是傻子,你為什麼要給人豆腐吃?說話得靠盤兒,出你的口,入人的耳,不能天上一腳,地下一腳,想說什麼說什麼。要不怎麼你們這玩意兒沒人聽,連我聽著都不入耳。我不聽了(做欲下狀)。
乙:(對觀眾)嗨,他擱我身上了。(對甲)回來!我問問你,這白給人豆腐吃,是誰說的呀?
甲:不是你說的么?
乙:你說的!
甲:我說的?
乙:對了。
甲:我怎麼不理會呀?
乙:你仔細想想。
甲:就憑我這么大學問,我能說出那話來?我沒說。
乙:你怎麼剛說完就不認帳呢?
甲:噢,那麼,照你說,這白給人豆腐吃,是我說的?
乙:是啊。
甲:那麼我說了,你把我怎麼樣?
乙:干嗎,要打架呀?
甲:干嗎打架呀,說了不就說了嘛。
乙:說得說出理由。豆腐坊掌櫃的為什麼做出豆腐來白給人吃?
甲:當然有理由,還能讓你問住。
乙:你說。
甲:我說,你聽著。豆腐不是白的么,這就白給人吃。
乙:煤球還是黑的呢。你這不像話!為什麼白給人吃?
甲:為什麼白給人吃啊?這個豆腐坊掌櫃的不是掌櫃的……說不是掌櫃的又是掌櫃的……
乙:你這兒折騰掌櫃的啊!
甲:有一天掌櫃的把伙計叫過來,說:「你們為什麼管我叫掌櫃的呢?你們也是人,我也是人,不過是我拿出點兒本錢來,你們不用叫我掌櫃的了!」掌櫃的說完就走了。伙計一想,人家拿出來的本錢,為什麼不管人家叫掌櫃的呢?掌櫃的回來還是管他叫掌櫃的。掌櫃的一想:既然管我叫掌櫃的,我就是掌櫃的了。
乙:我沒問你這個,豆腐為什麼白給人吃?
甲:你還沒忘啊?
乙:忘不了。
甲:他已經做出來了,那有什麼法呢?
乙:那也不行,你非說出道理來不可,豆腐為什麼白給人吃?
甲:剛才我不是說了嘛,老老年間,東西全賤,牛是仨制錢兒倆,羊是倆制錢兒仨……
乙:豬是一制錢兒一個,不夠六十斤的小豬秧子,一制錢兒九十七個。
甲:對呀,還有豬哇!
乙:我沒問你那個。我問你豆腐為什麼白給人吃?
甲:由豬身上就來豆腐啦!
乙:豬身上掉豆腐?
甲:不是,剛才我不是說了嘛,六十斤的小車豬一制錢兒一個,小豬秧子一制錢九十七個。豆腐坊掌櫃的不是賣豆腐的!
乙:干什麼的?
甲:他是販豬的豬客人。下鄉買小豬秧子,一制錢兒九十七個。得喂它,好長個兒呀,喂它什麼?
乙:豆腐渣。
甲:豆腐渣是地里長的,是天上下的?
乙:做豆腐的豆腐渣呀!
甲:這不就明白了嗎!他把豆腐做得了,出了豆腐渣,膗那小豬秧子,到六十斤,賣一制錢兒一個,他是一制錢兒九十七個買來的,這不就賺了九十六個豬?他是由豬身上取利,故此豆腐白給人吃了。
乙:噢,是這么回事兒。……那也不對啊,他連豆腐一塊兒那豬。不比給人請安叫二叔強?
甲:那就隨你了。
乙:隨我?像話嗎!
甲:我胡塗。豆腐不吃豬……什麼豆腐不吃豬?
乙:你說的!
甲:豬不吃豆腐。
乙:為什麼不吃豆腐?
甲:豆腐什麼做的?
乙:豆腐漿,鹽鹵點的。
甲:還是的,豆腐不瓷實,一股水兒,水菜,吃了不上膘;豆腐渣瓷實,到這么大一約,六十斤足足的。凈喂豆腐,這么大上秤一約:四兩五!
乙:為瓷實,非喂豆腐渣不可?喂豬吃豆子,不比豆腐更瓷實嗎?
甲:不行,豬嚼不動整豆子。
乙:怎麼嚼不動?
甲:豬沒牙。
乙:什麼?豬沒牙。
甲:老老年間,那個豬,沒有牙。從道光年間豬才長牙。
乙:頭回聽說。
甲:你少見多怪。這歷史綱鑒上都有,你查歷史去。
乙:沒牙不要緊。我給它磨成豆X(左豆右昔)子。
甲:嘿,你跟我幹上了。豬不吃X(左豆右昔)子。
乙:怎麼?
甲:你這人渾蛋,豬不吃生豆X(左豆右昔)子,豬吃了它腦袋疼。
乙:不吃生的?我拿火把它煳熟了。
甲:渾蛋!它煳不熟。
乙:怎麼煳不熟?
甲:那年沒有火。
乙:啊?
甲:我渾蛋了。沒火怎麼做豆腐來著!

⑵ 冷水灘老鴨窩劃分在李達中學嗎

摘要 您好,首先很高興回答這個問題,李達中學,河東:雙洲路以東、人和路以南、永州大道以西區域。希望我的回答對您有用

⑶ 我是青龍滿族自治縣的我姓張,屬正藍旗。據說祖先叫董義道。有誰能查出,滿姓是什麼。

青龍滿族董姓與張姓

本姓【董佳 氏】隸屬佛滿洲正藍旗。祖籍長白山6道溝,明朝末年移居葉赫部董佳城(今在吉林省公主嶺東南),後歸順努爾哈赤。順治初年叢龍入關,隨豫親王多鐸麾下立有戰功後駐北京。康熙九年(1670年)六輩太爺「乙達拉」由北京遷駐青龍縣,牛心坨鄉,山拉嘎村。董佳氏祖塋在灤縣西法寶村。後世子孫散居:三岔口、官場、稍枝峪、庄窠、婁子石 等地。

晚清時期董佳氏又有分支取張姓,因此青龍正藍旗董、張兩姓本為一家 ,有「張董不分」之說。

河北青龍《滿洲正藍旗董氏家譜》共4卷,清道光十六年(1836)抄本,現藏於青龍縣官場鄉文子村董氏族人手中。

⑷ 粵語歇後語,繞口令

黐線蜘蛛條蜘蛛絲黐住枝樹枝

去街市買魚腸,見到姨丈,放低魚腸問候姨丈,執翻魚腸,拜拜姨丈

掘柑掘桔掘金桔,掘雞掘骨掘龜骨,掘完雞骨掘金桔,掘完龜骨掘雞骨

一蚊一斤雞,一蚊一斤龜,究竟系雞貴定系龜貴?

雞龜骨滾羹

入實驗室撳緊急制

郵差叔叔送信純屬迅速送出

床腳撞牆角,牆角撞床腳,你話床腳撞牆角定牆角撞床腳?

宜家學緊瑜伽嘅姨媽而家去宜家家俬買而家啱用嘅宜家家俬

麥當娜約咗麥當雄去麥當勞道嗰間麥當勞食麥皮撈當歸

肯德龜同肯德雞去肯德基食肯德基最出名嘅巴辣香雞

郭藹明見過郭可盈,話郭可盈個袋型,郭可盈叫郭藹明過海改個袋型,改成郭可盈個袋

奄金琴軍今暗暗,混吉挖金挖甘桔,金骨挖桔挖銀骨,銀桔甩金不挖得,金骨混筆挖金粒,粒粒金粒挖銀桔,銀桔挖筆梗不吉,不吉挖金更不吉,筆墨挖骨得不償失,得失混吉挖金筆,畢生大吉

⑸ 老鴨窩筍的做法

老鴨萵筍枸杞煲所需材料
主要食材
萵筍 ( 250克 )
老鴨 ( 150克 )
枸杞子 ( 10克 )
輔助佐料
鹽 ( 少許 )
姜絲 ( 少許 )
蒜末 ( 少許 )
老鴨萵筍枸杞煲的做法

1將萵筍去皮洗凈切塊;老鴨洗凈斬塊汆水;枸杞子洗凈備用。
2煲鍋上火倒入水,調入鹽、姜、蒜、下入萵筍、老鴨、枸杞子煲至熟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