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電影巨制 » 大狼蛛襲擊城市電影
擴展閱讀
2017日本電影人妻p4 2022-08-19 07:23:52
打拐老電影 2022-08-19 07:22:42

大狼蛛襲擊城市電影

發布時間: 2022-06-27 07:46:15

『壹』 狼蛛昆蟲記概括是什麼

狼蛛昆蟲記概括是狼蛛有8隻眼睛,前列4隻小眼,中列2眼大,後列2眼小或中等大,其善跑、能跳、行動敏捷、性兇猛,捕食量大,是農田中重要的害蟲天敵。生活特徵:狼蛛多數在地下打洞,襯以絲管,用廢物隱蔽洞口,以昆蟲為食,也吃同類。

狼蛛有超凡辨識能力,利用絨毛絨來防衛動物襲擊,沒有絨毛的狼蛛以毒牙為自衛武器。狼蛛是蜘蛛的一種,背上長著像狼毫一樣的毛,有八個眼睛,毒性很大,能毒死只麻雀,大的狼蛛能毒死一個人。

常見的有狼蛛、水狼蛛、豹蛛和獾蛛。水狼蛛很多在水田或河邊能看到。豹蛛屬的擬環豹蛛為中國水田中的優勢種,食蟲量大,在消滅害蟲中起重要作用。分布在新疆的穴居狼蛛毒性大,對人畜有危害。

『貳』 世界上最大的蜘蛛王

最大的蜘蛛——狼蛛屬蜘蛛目的一科。8眼黑色,排成3列(4-2-2)。步足粗壯,多刺,末端為3爪。因善跑、能跳、有毒性、行動敏捷、性兇猛而得名。
狼蛛的背上長著像狼毫一樣的毛,而且有八個眼睛,有的狼蛛毒性很大,能毒死只麻雀,大的狼蛛能毒死一個人。
狼蛛非常警惕,且隱藏在沙礫上,不易被發現。
多數在地下打洞,襯以絲管。有的用廢物隱蔽洞口;還有在洞上方築一像塔的結構。少數種類織網。水狼蛛常見於水邊,頭胸部背面有V形斑,腹部有人字形斑或成對的黃點。豹蛛的步足較長,足上有長刺。穴狼蛛大部分時間在洞內,前足發達能夠掘土。狼蛛屬是一個大屬,包括本科大多數最大的種類,如歐洲南部的塔蘭托毒蛛。狼蛛通過頭前面用來抓取食物的兩個前肢和用來走路的頭兩對腿摩擦而發出嘶嘶聲,聽起來像是撕裂綢緞的聲音。這種類似狗叫的低吠聲,這樣可以起到嚇阻敵人作用,這或許是狼蛛在其進化過程中最成功地方。這種恐嚇聲音是由一組腿上的絨毛倒鉤與另一組腿上的絨毛粘纏在一起,然後又相互撕開造成的。因為大陸漂移的緣故,棲息新大陸的狼蛛在相對孤立的環境中獨自進化了1億多年,某一些種類漸漸進化出了這種具有防衛功能的絨毛。全世界約有850種狼蛛,其中500種產自美洲大陸,而在這500種狼蛛里有460種長有刺毛。
狼蛛的絨毛並不是萬能,其對某些動物幾乎不起任何作用。食鳥巨蛛的天敵是一種大如麻雀超級大黃蜂。黃蜂常常將卵產到狼蛛體內。黃蜂先用蟄針刺扎狼蛛神經系統,將狼蛛麻醉,然後再將卵產到狼蛛腹部,幼蟲孵化後,就靠吃狼蛛肉生長。
沒有刺毛的狼蛛以它們的毒牙作為自衛武器,而且性情兇猛。舊大陸上的狼蛛大都具有這種特點。盡管它們的毒液對人不是致命,但對某一些哺乳動物卻是致命的,有人曾看到一隻澳大利亞狼蛛咬死一條狗。不過狼蛛的攻擊對象主要是各種昆蟲。在非常飢餓的時候它們也吃同類。

『叄』 為什麼大狼蛛不會織網

狼蛛大多居於洞穴,外出捕食。其實他們會織網,但不常用與捕食,用於產卵倒是很常見。對此了解較少,說錯了勿怪。。。。。

『肆』 狼蛛的生活習性

狼蛛也非常警惕,且隱藏在沙礫上,不易被發現。
多數在地下打洞,襯以絲管。有的用廢物隱蔽洞口;還有在洞上方築一像塔的結構。少數種類織網。水狼蛛常見於水邊,頭胸部背面有V形斑,腹部有人字形斑或成對的黃點。豹蛛(Pardosa屬)的步足較長,足上有長刺。穴狼蛛(Geolycosa屬)大部分時間在洞內,前足發達能夠掘土。狼蛛屬(Lycosa)是一個大屬,包括本科大多數最大的種類,如歐洲南部的塔蘭托毒蛛。狼蛛通過頭前面用來抓取食物的兩個前肢和用來走路的頭兩對腿摩擦而發出嘶嘶聲,聽起來像是撕裂綢緞的聲音。這種類似狗叫的低吠聲,這樣可以起到嚇阻敵人作用,這或許是狼蛛在其進化過程中最成功地方。這種恐嚇聲音是由一組腿上的絨毛倒鉤與另一組腿上的絨毛粘纏在一起,然後又相互撕開造成的。因為大陸漂移的緣故,棲息新大陸的狼蛛在相對孤立的環境中獨自進化了1億多年,某一些種類漸漸進化出了這種具有防衛功能的絨毛。全世界約有850種狼蛛,其中500種產自美洲大陸,而在這500種狼蛛里有460種長有刺毛。
狼蛛的絨毛並不是萬能,其對某些動物幾乎不起任何作用。食鳥巨蛛的天敵是一種大如麻雀超級大黃蜂。黃蜂常常將卵產到狼蛛體內。黃蜂先用蟄針刺扎狼蛛神經系統,將狼蛛麻醉,然後再將卵產到狼蛛腹部,幼蟲孵化後,就靠吃狼蛛肉生長。
沒有刺毛的狼蛛以它們的毒牙作為自衛武器,而且性情兇猛。舊大陸上的狼蛛大都具有這種特點。盡管它們的毒液對人不是致命,但對某一些哺乳動物卻是致命的,有人曾看到一隻澳大利亞狼蛛咬死一條狗。不過狼蛛的攻擊對象主要是各種昆蟲。在非常飢餓的時候它們也吃同類。 馬歇爾專門研究過狼蛛絨毛的防禦功能,他發現它們的絨毛似乎是專用來防衛某種動物的。比如,墨西哥金毛狼蛛的絨毛是專用來對付蚱蜢鼠的鼻腔的,能使這種動物的鼻腔產生過敏反應,嚴重時甚至可以使蚱蜢鼠窒息而死。例如:有些狼蛛是從它們的嘴上脫毛,有些蜘蛛是從它們的腹部脫毛。最奇特的一種狼蛛是將絨毛脫落到它們的卵上以保護它們的子女免遭食肉動物和寄生蟲的攻擊。馬歇爾發現食鳥巨蛛用它們的絨毛製成一種光滑而又柔軟的墊子,脫毛時它就趴在這個墊子上。或許,狼蛛絨毛的最初用途是用來製造一種具有嚇阻作用的雜訊。在所有蜘蛛中食鳥巨蛛發出的聲音最大、最響。它們發出的嘶嘶聲遠在3米之外還清晰可聞,專用來嚇阻掠食動物。馬歇爾發現狼蛛發出的嘶嘶聲是通過頭前面用來抓取食物的兩個前肢和用來走路的頭兩對腿摩擦而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撕裂綢緞的聲音,這是由於一組腿上的絨毛倒鉤與另一組腿上的絨毛粘纏在一起,然後又相互撕開造成的。為了便於觀察,馬歇爾在狼蛛脫毛後的外甲殼上塗上一層金色,然後拿到顯微鏡下,這樣就能看清絨毛鉤和絨絲的結構了。為了確定狼蛛腿上的毛是否真有發聲作用,他用麻醉劑將狼蛛麻醉後用刮鬍刀刮它腿上的毛,然後再弄醒它,激怒它,聽聽它還有沒有嘶嘶聲。如果還有,就再多刮掉一些絨毛,直到嘶嘶聲徹底消失。如果出現這種結果,就說明他的判斷是正確的。試驗的目的不只在於發現絨毛的生理作用。通過試驗科學家們還發現了狼蛛是如何進化的,以及它們是如何迅速適應生態變化的。在進化過程中狼蛛面臨的最大挑戰或許就是突然出現的以蜘蛛為食的穴居哺乳動物,如臭鼬和負鼠等動物。為了抵禦哺乳動物的攻擊,某些狼蛛在其進化過程中漸漸長出了刺毛,並能發出類似狗叫的低吠聲,這樣可以起到嚇阻敵人的作用,這或許是狼蛛在其進化過程中最成功的地方。並非所有的狼蛛都長有刺毛,由於大陸漂移的緣故,棲息於新大陸的狼蛛在相對孤立的環境中獨自進化了1億多年,某些種類漸漸進化出了這種具有防衛功能的絨毛。全世界大約有850種狼蛛,其中500種產自美洲大陸,而在這500種狼蛛中有460種長有刺毛。
狼蛛的絨毛並不是萬能的,它對某些動物幾乎不起任何作用。食鳥巨蛛的天敵是一種大如麻雀的超級大黃蜂。黃蜂常常將卵產到狼蛛的體內。黃蜂先用蟄針刺扎狼蛛的神經系統,將狼蛛麻醉,然後再將卵產到狼蛛的腹部,幼蟲孵化後,就靠吃狼蛛的肉生長。 狼蛛求偶時,先紡織一個小的精網,把精液撒在上面,然後舉著構造特殊的腳須撈取精液,含情脈脈地靠近雌蛛。在靠近雌蛛前,雄蛛在遠處不斷地揮舞腳須,若雌蛛伏著不動,雄蛛才得以靠近雌蛛進行交配,雄蛛用腳須把精液送進雌蛛的受精囊中。一旦交配完成,雄蛛就必須盡快逃跑,否則它就會被兇殘的雌蛛吃掉,成為短命的新郎。雖然雌狼蛛嗜殺成性,但撫養子女卻體貼入微。它產卵前先用蛛絲鋪設產褥,將卵產上後又用蛛絲覆蓋,做成一個外包「厚絲緞」,內鋪「軟絲被」的卵囊,以防風避雨。為了防止意外,狼蛛乾脆把卵囊帶在腹部下面,用長長的步足夾著它隨身帶走。
狼蛛卵袋球形或扁球形,攜帶在母蛛末端的紡器上。幼蛛孵出之後,爬上母蛛腹部背面,約3天~7天後,才離開母體營,獨立生活。狼蛛科卵袋球形或扁球形,由兩片半球形絲膜合成,兩片邊緣用絲縫合。卵袋攜帶在母蛛末端的紡器上。如把卵袋移下,母蛛找到後再掛在紡器上。如果除去,它提前產第2個卵袋,也有的把樹皮、紙片或螺殼掛在紡器上作為替代。幼蛛孵出後,爬上母蛛腹部的背面,約3~7天後,才離開母體營獨立生活。
小狼蛛出世後,雌蛛更是愛護備至。幼兒紛紛爬上母親的背部或腹壁,由母親背著到處巡遊、狩獵。這樣,要持續到幼蛛第二次蛻皮後,雌蛛才肯放心地讓它們離開自己,各自謀生。一隻母蛛一年可做2~3 個卵袋。母蛛壽命2~3 年。

『伍』 昆蟲記中黑腹狼蛛的食性

黑腹狼蛛多數在地下打洞,襯以絲管,用廢物隱蔽洞口,以昆蟲為食,也吃同類。

黑腹狼蛛捕食量大,是農田中重要的害蟲天敵。黑腹狼蛛絨毛具有防禦功能,專門用來防衛某種動物。黑腹狼蛛絨毛最初的用途是製造一種具有嚇阻作用的雜訊,在所有蜘蛛中食鳥巨蛛發出的聲音最大、最響。它們發出的嘶嘶聲遠在3米之外還清晰可聞,專用來嚇阻掠食動物。

蜘蛛的狼蛛和豹蛛。

狼蛛是蜘蛛的一種,背上長著像狼毫一樣的毛,有八個眼睛,毒性很大,能毒死只麻雀,大的狼蛛能毒死一個人。常見的有狼蛛、水狼蛛、豹蛛和獾蛛。水狼蛛很多在水田或河邊能看到。狼蛛有超凡辨識能力,利用絨毛絨來防衛動物襲擊,沒有絨毛的狼蛛以毒牙為自衛武器。

豹蛛屬的擬環豹蛛為中國水田中的優勢種,食蟲量大,在消滅害蟲中起重要作用。分布在新疆的穴居狼蛛毒性大,對人畜有危害。

『陸』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主演的一部監獄電影叫什麼名字的呀

你說的是不是〈逃出瓦龍堡〉?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簡介

憑借一張布滿了皺紋的臉和在觀眾心目中的偶像地位,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名字只要出現在銀幕上,准能引起人們的轟動,這樣的影星並不多見。更不為人所知的是,伊斯特伍德同時還是一位製片人兼導演,在這些領域創下了令人驚羨不已的成功記錄。直到他因拍攝《不可饒恕》(Unforgiven)榮膺奧斯卡最佳導演後,才為人們所知曉。

伊斯特伍德1930年5月31日出生於美國舊金山,曾做過伐木工、加油站工人和其它工作。上世紀50年代中期,他來到了好萊塢尋求發展。來到好萊塢後,伊斯特伍德先是在環球電影公司拍攝的幾部影片中跑龍套--在影片《狼蛛》(Tarantula)的片尾,他駕駛飛機用凝固汽油燒死了那隻巨大的蜘蛛。隨後他憑借在電視劇《皮鞭》(Rawhide)中的表演而開始小有名氣。然而真正成就了他的事業,使其從小有名氣一躍而蜚聲國際影壇的是賽爾喬-萊昂內(Sergio Leone)執導的三部義大利西部片:1964年的《為了幾塊錢》(A Fistful of Dollars)、1965年的《為了更多的幾塊錢》(For a Few Dollars More),和1966年的《善、惡、丑》(The Good,the Bad and the Ugly)。

回到美國後,伊斯特伍德成立了自己的製片公司-馬爾帕索(Malpaso)製片公司,1967年他製作的西部復仇題材影片《高高吊起》(Hang 'Em High)非常賣座。最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世紀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這段時間里,他塑造了一連串的角色拓寬相對狹窄的戲路,其中最出名的當屬1971年他拍攝的《警探哈里》(Dirty Harry)。伊斯特伍德還執導了多部很受歡迎的影片,其中包括1971年出品的《迷霧追魂》(Play Misty for Me),該片是《致命的誘惑》(Fatal Attraction)的前奏;1973年的《荒野浪子》 (High Plains Drifter)以及1976年的《西部執法者》(The Outlaw Josie Wales)。盡管伊斯特伍德以硬漢的形象而著稱,但在諸如浪漫喜劇片《硬漢比利》(Bronco Billy,1980年出品)等他自導自演的影片中無處不折射出他內心的柔情。

作為影片製作人,伊斯特伍德從他的前輩唐·西格爾(Don Siegel)和賽爾喬·萊昂內(Sergio Leone)兩位導演身上汲取了許多精華。他們很清楚何時該為一幕簡單的布景增添一些視覺效果。他們的理念完全合乎伊斯特伍德的演出風格,他將這些理念融入自己的拍片技巧中並取得了驚人的成功,終於他在1993年因《不可饒恕》(Unforgiven)一片的出色表現而榮獲了當年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同年,伊斯特伍德推出了另外一部精彩影片《火線阻擊》(In the Line of Fire)。1995年,伊斯特伍德將當時最暢銷的小說《廊橋遺夢》(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改編成電影劇本並搬上銀幕,他本人也在片中擔任角色,與梅瑞爾-斯特里普(Meryl Streep)合作演繹了一場精彩的對手戲。他不僅自導自演了該片,同時還是影片的製作人。

伊斯特伍德除了1995年拍攝的影片《星落家園》(The Stars Fell on Henrietta)在票房與影評方面都差強人意外,後來創作的許多作品大多都取得了相當的成功。1997年,他製作並執導了影片《午夜善惡園》(Midnight in the Garden of Good and Evil),該片根據約翰-貝倫特(John Berendt)的同名小說改編而成,講述的是發生在美國南部城市的一起兇殺案。隨後,他又連續自導自演並製作了三部影片:1997年的《絕對權力》(Absolute Power)、1999年的《真實罪行》(True Crime)以及2000年的《太空牛仔》(Space Cowboys)。然而隨著他的另一部影片《血腥傑作》(Blood Work)的問世,許多影迷不禁對這位從影多年的演員兼導演是否有能力再次拍出優秀的電影開始表示出懷疑。盡管他的這部神秘的驚悚片受到了一些人的歡迎,但大部分影評家和觀眾都抱怨這部電影的情節平淡無奇,沒有多少創新之處。果不其然,這部凄的影片票房收入黯淡。

如果有人因《血腥傑作》的慘敗而對伊斯特伍德的能力有所懷疑的話,2003年底他根據暢銷小說《神秘河》(Mystic River)改編的影片問世時,又將為之瞠目。《神秘河》被眾多影評人士及觀眾認為是伊斯特伍德迄今為止最優秀的一部作品。該片得到了西恩-潘(Sean Penn)、蒂姆-羅賓斯(Tim Robbins)、以及凱文-貝肯(Kevin Bacon)等眾多影星的加盟。影片對暴力與復仇的本質進行了思索,格調灰暗。導演伊斯特伍德自信的眼光、劇本對丹尼斯-萊漢(Dennis Lehane)的原著忠實,加上三位影星極富感染力的表演使得影片令觀眾如痴如醉。

伊斯特伍德導演作品
《神秘之河》(2003)
《太空牛仔》(2000)
《午夜善惡園》(1997)
《廊橋遺夢》(1995)
《不可饒恕》(1992)

『柒』 昆蟲記第三十章主要內容

狼蛛
蜘蛛有一個很壞的名聲:大多數人都認為它是一種可怕的動物,一看到它就想把它一腳踩死,這可能和蜘蛛猙獰的外表有關。不過一個仔細的觀察家會知道,它是一個十分勤奮的勞動者,是一個天才的紡織家,也是一個狡猾的獵人,並且在其它方面也很有意思。所以,即使不從科學的角度看,蜘蛛也是一種值得研究的動物。但大家都說它有毒,這便是它最大的罪名,也是大家都懼怕它的原因。不錯,它的確有兩顆毒牙,可以立刻致它的獵物於死地。如果僅從這一點出發,我們的確可以說它是可怕的動物,可是毒死一隻小蟲子和謀害一個人是兩件迥然不同的事情。不管蜘蛛能怎樣迅速地結束一隻小蟲子的生命,對於人類來說,都不會有比蚊子的一刺更可怕的後果了。所以,我可以大膽的說,大部分的蜘蛛都是無辜的,它們莫名其妙地被冤枉了。
不過,有少數種類的蜘蛛的確是有毒的。據義大利人說,狼蛛的一刺能使人痙攣而瘋狂地跳舞。要治療這種病,除了音樂之外,再也沒有別的靈丹妙葯了。並且只有固定的幾首曲子治療這種病特別靈驗。這種傳說聽起來有點可笑,但仔細一想也有一定道理。狼蛛的刺或許能刺激神經而使被刺的人失去常態,只有音樂能使他們鎮定而恢復常態,而劇烈地跳舞能使被刺中的人出汗,因而把毒驅趕出來。
在我們這一帶,有最厲害的黑肚狼蛛,從它們身上可以得知蜘蛛的毒性有多大。我家裡養了幾只狼蛛,讓我把它介紹給你,並告訴你它是怎樣捕食的吧!
這種狼蛛的腹部長著黑色的絨毛和褐色的條紋,腿部有一圈圈灰色和白色的斑紋。它最喜歡住在長著百里香的乾燥沙地上。我那塊荒地,剛好符合這個要求,這種蜘蛛的穴大約有二十個以上。我每次經過洞邊,向裡面張望的時候,總可以看到四隻大眼睛。這位隱士的四個望遠鏡像金鋼鑽一般閃著光,在地底下的四隻小眼睛就不容易看到了。
狼蛛的居所大約有一尺深,一寸寬,是它們用自己的毒牙挖成的,剛剛挖的時候是筆直的,以後才漸漸地打彎。洞的邊緣有一堵矮牆,是用稻草和各種廢料的碎片甚至是一些小石頭築成的,看上去有些簡陋,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有時候這種圍牆有一寸高,有時候卻僅僅是地面上隆起的一道邊。
我打算捉一隻狼蛛。於是我在洞口舞動一根小穗,模仿蜜蜂的嗡嗡聲。我想狼蛛聽到這聲音會以為是獵物自投羅網,馬上會沖出來。可是我的計劃失敗了。那狼蛛倒的確往上爬了一些,想試探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發出的聲音,但它立刻嗅出這不是獵物而是一個陷阱,於是一動不動地停在半途,堅決不肯出來,只是充滿戒心地望著洞外。
看來要捉到這只狡猾的狼蛛,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活的蜜蜂作誘餌。於是我找了一隻瓶子,瓶子的口和洞口一樣大。我把一隻土蜂裝在瓶子里,然後把瓶口罩在洞口上。這強大的土蜂起先只是嗡嗡直叫,歇斯底里地撞擊著這玻璃囚室,拚命想沖出這可惡的地方。當它發現有一個洞口和自己的洞口很像的時候,便毫不猶豫地飛進去了。它實在是愚蠢得很,走了那麼一條自取滅亡的路。當它飛下去的時候,那狼蛛也正在匆匆忙忙往上趕,於是它們在洞的拐彎處相撞了。不久我就聽到了裡面傳來一陣死亡時的慘叫——那隻可憐的土蜂!這以後便是一段很長的沉默。我把瓶子移開,用一把鉗子到洞里去探索。我把那土蜂拖出來,它已經死了,正像剛才我所想像的那樣。一幕悲劇早已在洞里發生了。這狼蛛突然被奪走了從天而降的獵物,愣了一下,實在捨不得放棄這肥美的獵物,急急地跟上來,於是獵物和打獵的都出洞了,我趕緊趁機用石子把洞口塞住。這狼蛛被突如其來的變化驚呆了,一下子變得很膽怯,在那裡猶豫著,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根本沒有勇氣逃走。不到一秒鍾功夫,我便毫不費力地用一根草把它拔進一個紙袋裡。我就用這樣的辦法誘它出洞,然後捉拿歸案。不久我的實驗室里就有了一群狼蛛。
我用土蜂去引誘它,不僅僅是為了捉它,而且還想看看它怎樣獵食。我知道它是那種每天都要吃新鮮食物的昆蟲,而不是像甲蟲那樣吃母親為自己儲藏的食物,或者像黃蜂那樣有奇特的麻醉術可以將獵物的新鮮程度保持到兩星期之後。它是一個兇殘的屠夫,一捉到食物就將其活活地殺死,當場吃掉。
狼蛛得到它的獵物確實也不容易,也須冒很大的風險。那有著強有力的牙齒的蚱蜢和帶著毒刺的蜂隨時都可能飛進它的洞去。說到武器,這兩方不相上下。究竟誰更勝一籌呢?狼蛛除了它的毒牙外沒有別的武器,它不能像條紋蜘蛛那樣放出絲來捆住敵人。它唯一的辦法就是撲在敵人身上,立刻把它殺死。它必須把毒牙刺入敵人最致命的地方。雖然它的毒牙很厲害,可我不相信它在任何地方輕輕一刺而不是刺中要害就能取了敵人的性命。與木匠蜂作戰
我已經講過狼蛛生擒土蜂的故事,可這還不能使我滿足,我還想看看它與別種昆蟲作戰的情形。於是我替它挑了一種最強大的敵手,那就是木匠蜂。這種蜂周身長著黑絨毛,翅膀上嵌著紫線,差不多有一寸長。它的刺很厲害,被它刺了以後很痛,而且會腫起一塊,很久以後才消失。我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曾經身受其害,被它刺過。它的確是值得狼蛛去決一勝負的勁敵。
我捉了幾只木匠蜂,把它們分別裝在瓶子里。又挑了一隻又大又兇猛並且餓得正慌的狼蛛,我把瓶口罩在那隻窮凶極惡的狼蛛的洞口上,那木匠蜂在玻璃囚室里發出激烈的嗡嗡聲,好像知道死期臨頭似的。狼蛛被驚動了從洞里爬了出來,半個身子探出洞外,它看著眼前的景象,不敢貿然行動,只是靜靜地等候著。我也耐心地等候著。一刻鍾過去了,半個小時過去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狼蛛居然又若無其事地回到洞里去了。大概它覺得不對頭,冒然去捕食的話太危險了。我照這個樣子又試探了其它幾只狼蛛,我不信每一隻狼蛛都會這樣面對豐盛的美食而無動於衷,於是繼續一個一個的試探著,都是這個樣子,總對「天上掉下的獵物」懷有戒心。
最後,我終於成功了。有一隻狼蛛猛烈地從洞里沖出來,無疑,它一定餓瘋了。就在一眨眼間,惡斗結束了,強壯的木匠蜂已經死了。兇手把毒牙刺到它身體的哪個部位呢?是在它的頭部後面。狼蛛的毒牙還咬在那裡,我懷疑它真具有這種知識:它能不偏不倚正好咬在唯一能致其於死的地方,也就是它的俘虜的神經中樞。
我做了好幾次試驗,發現狼蛛總是能在轉眼之間干凈利落地把敵人幹掉,並且作戰手段都很相似。現在我明白了為什麼在前幾次試驗中,狼蛛會只看著洞口的獵物,卻遲遲不敢出擊。它的猶豫是有道理的。像這樣強大的昆蟲,它不能冒失魯莽地去捉,萬一它沒有擊中其要害的話,那它自己就完蛋了。因為如果蜂沒有被擊中要害的話,至少還可活上幾個小時,在這幾個小時里,它有充分的時間來回擊敵人。狼蛛很知道這一點,所以它要守在安全的洞里,等待機會,直到等到那大蜂正面對著它,頭部極易被擊中的時候,它才立刻沖出去,否則決不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險。狼蛛的毒素
讓我來告訴你,狼蛛的毒素是一種多麼厲害的暗器。
我做了一次試驗,讓一隻狼蛛去咬一隻羽毛剛長好的將要出巢的幼小的麻雀。麻雀受傷了,一滴血流了出來,傷口被一個紅圈圈著,一會兒又變成了紫色,而且這條腿已經不能用了,使不上勁。小麻雀只能用單腿跳著。除此之外它好像也沒什麼痛苦,胃口也很好。我的女兒同情地把蒼蠅、麵包和杏醬喂給它吃,這可憐的小麻雀作了我的實驗品。但我相信它不久以後一定會痊癒,很快就能恢復自由——這也是我們一家共同的願望和推測。十二個小時後,我們對它的傷情仍然挺樂觀的。它仍然好好地吃東西,喂得遲了它還要發脾氣。可是兩天以後,它不再吃東西了,羽毛零亂,身體縮成一個小球,有時候一動不動,有時候發出一陣痙攣。我的女兒憐愛地把它捧在手裡,呵著氣使它溫暖。可是它痙攣得越來越厲害,次數越來越多,最後,它終於離開了這個世界。
那天的晚餐席上透著一股寒氣。我從一家人的目光中看出他們對我的這種試驗的無聲的抗議和責備。我知道他們一定認為我太殘忍了。大家都為這只不幸的小麻雀的死而悲傷。我自己也很懊悔:我所要知道的只是很小的一個問題,卻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
盡管如此,我還是鼓起勇氣試驗一隻鼴鼠,它是在偷田裡的萵苣時被我們捉住的,所以即使它死於非命也不足為惜。我把它關在籠子里,用各種甲蟲、蚱蜢喂它,它大口大口貪婪地吃著,被我養得胖胖的,健康極了。
我讓一隻狼蛛去咬它的鼻尖。被咬過之後,它不住地用它的寬爪子撓抓著鼻子。因為它的鼻子開始慢慢地腐爛了。從這時開始,這只大鼴鼠食慾漸漸不振,什麼也不想吃,行動遲鈍,我能看出它渾身難受。到第二個晚上,它已經完全不吃東西了。大約在被咬後三十六小時,它終於死了。籠里還剩著許多的昆蟲沒有被吃掉,證明它不是被餓死的,而是被毒死的。
所以狼蛛的毒牙不止能結束昆蟲的性命,對一些稍大一點的小動物來說,也是危險可怕的。它可以致麻雀於死地,也可以使鼴鼠斃命,盡管後者的體積要比它大得多。雖然後來我再沒有做過類似的試驗,但我可以說,我們千萬要小心戒備,不要被它咬到,這實在不是一件可以拿來試驗的事。
現在,我們試著把這種殺死昆蟲的蜘蛛和麻醉昆蟲的黃蜂比較一下。蜘蛛,因為它自己靠新鮮的獵物生活,所以它咬昆蟲頭部的神經中樞,使它立刻死去;而黃蜂,它要保持食物的新鮮,為它的幼蟲提供食物,因此它刺在獵物的另一個神經中樞上,使它失去了動彈的能力。相同的是,它們都喜歡吃新鮮的食物,用的武器都是毒刺。
沒有誰教它們怎樣根據自己的需要分別用不同的方法對待獵物,它們生來就明白這一點。這使我們相信冥冥之中,世界上的確有著一位萬能的神在主宰著昆蟲,也統治著人類世界。狼蛛獵食
我在實驗室的泥盆里,養了好幾只狼蛛。從它們那裡,我看到狼蛛獵食時的詳細情形。這些做了我的俘虜的狼蛛的確很健壯。它們的身體藏在洞里,腦袋探出洞口,玻璃般的眼睛向四周張望,腿縮在一起,作著准備跳躍的姿勢,它就這樣在陽光下靜靜地守候著,一兩個小時,不知不覺就過去了。
如果它看到一隻可作獵物的昆蟲在旁邊經過,它就會像箭一般地跳出來,狠狠地用它的毒牙打在獵物的頭部,然後露出滿意又快樂的神情,那些倒霉的蝗蟲、蜻蜓和其它許多昆蟲還沒有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就做了它的盤中美餐。它拖著獵物很快地回到洞里,也許它覺得在自己家裡用餐比較舒適吧。它的技巧以及敏捷的身手令人嘆為觀止。
如果獵物離它不太遠,它縱身一躍就可以撲到,很少有失手的時候。但如果獵物在很遠的地方,它就會放棄,決不會特意跑出來窮追不舍。看來它不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傢伙,不會落得一個「鳥為食亡」的下場。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狼蛛是很有耐性,也很有理性的。因為在洞里沒有任何幫助它獵食的設備,它必須始終傻傻地守候著。如果是沒有恆心和耐心的蟲子,一定不會這樣持之以恆,肯定沒多久就退回到洞里去睡大覺了。可狼蛛不是這種昆蟲。它確信,獵物今天不來,明天一定會來;明天不來,將來也總有一天會來。在這塊土地上,蝗蟲、蜻蜓之類多得很,並且它們又總是那麼不謹慎,總有機會剛好跳到狼蛛近旁。所以狼蛛只需等待時候一到,它就立刻竄上去捉住獵物,將其殺死。或是當場吃掉,或者拖回去以後吃。
雖然狼蛛很多時候都是「等而無獲」,但它的確不大會受到飢餓的威脅,因為它有一個能節制的胃。它可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吃東西而不感到飢餓。比如我那實驗室里的狼蛛,有時候我會連續一個星期忘了餵食,但它們看上去照樣氣色很好。在餓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它們並不見得憔悴,只是變得極其貪婪,就像狠一樣。
在狼蛛還年幼的時候,它還沒有一個藏身的洞,不能躲在洞里「守洞待蟲」,不過它有另外一種覓食的方法。那時它也有一個灰色的身體,像別的大狼蛛一樣,就是沒有黑絨腰裙——那個要到結婚年齡時才能擁有。它在草叢里徘徊著,這是真正的打獵。當小狼蛛看到一種它想吃的獵物,就沖過去蠻橫地把它趕出巢,然後緊迫不舍,那亡命者正預備起飛逃走,可是往往來不及了——小狼蛛已經撲上去把它逮住了。
我喜歡欣賞我那實驗室里的小狼蛛捕捉蒼蠅時那種敏捷的動作。蒼蠅雖然常常歇在兩寸高的草上,可是只要狼蛛猛然一躍,就能把它捉住。貓捉老鼠都沒有那麼敏捷。
但是這只是狼蛛小時候的故事,因為它們身體比較輕巧,行動不受任何限制,可以隨心所欲。以後它們要帶著卵跑,不能任意地東跳西竄了。所以它就先替自己挖個洞,整天在洞口守候著,這便是成年蜘蛛的獵食方式。狼蛛的卵袋
假如你聽到這可怕的狼蛛怎樣愛護自己的家庭的故事,你一定會在驚異之餘改變對它的看法。
在八月的一個清晨,我發現一隻狼蛛在地上織一個絲網,大小和一個手掌差不多。這個網很粗糙,樣子也不美觀,但是很堅固。這就是它將要工作的場所,這網能使它的巢和沙地隔絕。在這網上,它用最好的白絲織成一片大約有一個硬幣大小的席子,它把席子的邊緣加厚,直到這席子變成一個碗的形狀,周圍圈著一條又寬又平的邊,它在這網里產了卵,再用絲把它們蓋好,這樣我們從外面看,只看到一個圓球放在一條絲毯上。
然後它就用腿把那些攀在圓席上的絲一根根抽去,然後把圓席捲上來,蓋在球上,然後它再用牙齒拉,用掃帚般的腿掃,直到它把藏卵的袋從絲網上拉下來為止,這可是一項費神費力的工作。
這袋子是個白色的絲球,摸上去又軟又粘,大小像一顆櫻桃。如果你仔細觀察,那麼你會發現在袋的中央有一圈水平的摺痕,那裡面可以插一根針而不致於把袋子刺破。這條折紋就是那圓席的邊。圓席包住了袋子的下半部,上半部是小狼蛛出來的地方。除了母蜘蛛在產好卵後鋪的絲以外,再也沒有別的遮蔽物了。袋子里除了卵以外,也沒有別的東西,不像條紋蜘蛛那樣,裡面襯著柔軟的墊褥和絨毛。狼蛛不必擔心氣候對卵的影響,因為在冬天來臨之前,狼蛛的卵早已孵化了。
母蛛整個早晨都在忙著編織袋子。現在它累了。它緊緊抱著它那寶貝小球,靜靜地休息著,生伯一不留神就把寶貝丟了。第二天早晨,我再看到它的時候,它已經把這小球掛到它身後的絲囊上了。
差不多有三個多星期,它總是拖著那沉重的袋子。不管是爬到洞口的矮牆上的時候,還是在遭到了危險急急退入地洞的時候,或者是在地面上散步的時候,它從來不肯放下它的寶貝的小袋。如果有什麼意外的事情使這個小袋子脫離它的懷抱,它會立刻瘋狂地撲上去,緊緊地抱住它,並准備好反擊那搶它寶貝的敵人。接著它很快地把小球掛到絲囊上,很不安地帶著它匆匆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在夏天將要結束的那幾天里,每天早晨,太陽已經把土地烤得很熱的時候,狼蛛就要帶著它的小球從洞底爬出洞口,靜靜地趴著。初夏的時候,它們也常常在太陽高掛的時候爬到洞口,沐浴著陽光小睡。不過現在,它們這么做完全是為了另外一個目的。以前狼蛛爬到洞口的陽光里是為了自己,它躺在矮牆上,前半身伸出洞外,後半身藏在洞里。它讓太陽光照到眼睛上,而身體仍在黑暗中;現在它帶著小球,曬太陽的姿勢剛好相反:前半身在洞里,後半身在洞外。它用後腿把裝著卵的白球舉到洞口,輕輕地轉動著它,讓每一部分都能受到陽光的沐浴。這樣足足曬了半天,直到太陽落山。它的耐心實在令人感動,而且它不是一天兩天這樣做,而是在三四個星期內天天這樣做。鳥類把胸伏在卵上,它的胸能像火爐一樣供給卵充分的熱量;狼蛛把它的卵放在太陽底下,直接利用這個天然的大火爐。狼蛛的幼兒
在九月初的時候,小狼蛛要准備出巢了。這時小球會沿著摺痕裂開。它是怎麼裂開的呢?會不會是母蛛覺察到裡面有動靜,所以在一個適當的時候把它打開了?這也是可能的。但從另一方面看,也可能是那小球到了一定時間自己裂開的,就像條紋蜘蛛的袋子一樣。條紋蜘蛛出巢的時候,它們的母親早已過世多時了。所以只有靠巢的自動裂開,孩子們才能出來。
這些小狼蛛出來以後,就爬到母親的背上,緊緊地擠著,大約有二百隻之多,像一塊樹皮似的包在母蛛身上。至於那袋,在孵化工作完畢的時候就從絲囊上脫落下來,被拋在一邊當垃圾了。
這些小狼蛛都很乖,它們不亂動,也不會為了自己擠上去而把別人推開。它們只是靜靜地歇著。它們在干什麼呢?它們是讓母親背著它們到處去逛。而它們的母親,不管是在洞底沉思,還是爬出洞外去曬太陽,總是背著一大堆孩子一起跑,它從不會把這件沉重的外衣甩掉,直到好季節的降臨。
這些小狼蛛在母親背上吃些什麼呢?照我看來,它們什麼也沒吃。我看不出它們長大,它們最後離開母親的時候,和它們剛從卵里出來的時候大小完全一樣。
在壞的季節里,狼蛛母親自己也吃得很少。如果我捉一隻蝗蟲去喂它,常會過了很久以後它才開口。為了保持元氣,它有時候不得不出來覓食,當然,它還是背著它的孩子。
如果在三月里,當我去觀察那些被風雨或霜雪侵蝕過的狼蛛的洞穴的時候,總可以發現母蛛在洞里,仍是充滿活力的樣子,背上還是背滿了小狼蛛。也就是說,母蛛背著小蛛們活動,至少要經過五六個月。著名的美洲背負專家——鼴鼠,它也不過把孩子們背上幾個星期就把它們送走了,和狼蛛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背著小狼蛛出征是很危險的,這些小東西常常會被路上的草撥到地上。如果有一支小狼蛛跌落到地上,它將會遭遇什麼命運呢?它的母親會不會想到它,幫它爬上來呢?絕對不會。一隻母蛛需要照顧幾百隻小蛛,每隻小蛛只能分得極少的一點愛。所以不管是一隻、幾只或是全部小狼蛛從它背上摔下來,它也決不為它們費心。它不會讓孩子們依靠別人的幫助解決難題,它只是靜靜地等著,等它們自己去解決困難,事實上這困難並不是不能解決,而且往往解決得很迅速、很利落。
我用一隻筆把我實驗室中的一個母狼蛛背上的小蛛刮下,母親一點兒也不顯得驚慌,也不準備幫助它的孩子,繼續若無其事地往前走。那些落地的小東西在沙地上爬了一會兒,不久就都攀住了它們的母親身體的一部分:有的在這里攀住了一隻腳,有的在那裡攀住一隻腳。好在它們的母親有不少腳,而且撐得很開,在地面上擺出一個圓,小蛛們就沿著這些柱子往上爬,不一會兒,這群小蛛又像原來那樣聚在母親背上了。沒有一隻會漏掉。在這樣的情況下,小狼蛛很會自己照顧自己,母親從不需為它們的跌下而費心。
在母蛛背著小蛛的七個月里,它究竟喂不喂它們吃東西呢?當它獵取了食物後,是不是邀孩子們共同享受呢?起初我以為一定是這樣的,所以我特別留心母蛛吃東西時的情形,想看看它怎樣把食物分給那麼多的孩子們。通常母蛛總是在洞里吃東西,不過有時候偶然也到門口就著新鮮空氣用餐。只有在這時候我才有機會,看到這樣的情形:當母親吃東西的時候,小蛛們並不下來吃,連一點要爬下來分享美餐的意思都沒有。好像絲毫不覺得食物誘人一樣,它們的母親也不客氣,沒給它們留下任何食物。母親在那兒吃著,孩子們在那兒張望著——不,確切的說,它們仍然伏在媽媽的背上,似乎根本不知道「吃東西」是怎樣一種概念。在它們的母親狼吞虎咽的時候,它們安安靜靜地呆在那兒,一點兒也不覺得饞。
那麼,在爬在母親背上整整七個月的時間里,它們靠什麼吸取能量、維持生命呢?你或許會猜想它們不會是從母親的皮膚上吸取養料的吧?我發現並不是這樣的。因為據我觀察,它們從來沒有把嘴巴貼在母親的身上吮吸。而那母蛛,也並不見得瘦削和衰老,它還是和以往一樣神采奕奕,而且比以前更胖了。
那麼又要問了,它們這些小蛛靠什麼維持生命呢?一定不是以前在卵里吸收的養料。以前那些微不足道的養料。別說是不能幫它們造出絲來,連維持它們的小生命都很困難。在小蛛的身體里一定有著另外一種能量。
如果它們不動,我們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它們不需要食物,因為完全的靜止就相當於沒有生命。但是這些小蛛,雖然它們常常安靜地歇在母親背上,但它們時刻都在准備運動。當它從母親這個「嬰兒車」上跌落下來的時候,它們得立刻爬起來抓住母親的一條腿,爬回原處;即使停在原地,它也得保持平衡;它還必須伸直小肢去搭在別的小蛛身上,才能穩穩地趴在母親背上。所以,實際上絕對的靜止是不可能的。
從生理學角度看,我們知道每一塊肌肉的運動都需要消耗能量。動物和機器一樣,用得久了會造成磨損,因此需常常修理更新。運動所消耗的能量,必須從別的地方得到補償。我們可以把動物的身體和火車頭相比。當火車頭不停地工作的時候,它的活塞、杠桿、車輪以及蒸汽導管都在不斷地磨損,鐵匠和機械師隨時都在修理和添加些新材料,就好像供給它食物,讓它產生新的力量一樣。但是即使機器各部分都很完美,火車頭還是不能開動。一直要等到火爐里有了煤,燃起了火,然後才能開動。這煤就是產生能量的「食物」,就是它讓機器動起來的。
動物也是這樣。有能量才能運動。小動物在胚胎時期,從母親的胎盤里或者卵里吸取養料,那是一種製造纖維素的養料,它使小動物的身體長大長堅固,並且補償一些不足的地方。但是,除此之外,必須有產生熱量的食物,才能使小動物跑、跳、游泳、飛躍,或是作其它各種運動。任何運動都少不了能量。
再講這些小狼蛛,它們在離開母親的背之前,並不曾長大。七個月的小蛛和剛剛出生的小蛛完全一樣大。卵供給了足夠的養料,為它們的體質打下了一個良好的基礎。但它們後來不再長大,因此也不再需要吸收製造纖維的養料。這一點我們是能夠理解的。但它們是在運動的呀!並且運動得很敏捷。它們從哪裡取得產生能量的食物呢?
我們可以這樣想:煤——那供給火車頭動能的食物究竟是什麼呢?那是許多許多年代以前的樹埋在地下,它們的葉子吸收了陽光。所以煤其實就是貯存起來的陽光,火車頭吸收了煤燃燒提供的能量,也就是相當於吸收了太陽光的能量。
血肉之軀的動物也是這樣,不管它是吃什麼別的動物或植物以維持生命,大家最終都是靠著太陽的能量生存的。那種熱能量貯藏在草里、果子里、種子里和一切可作為食物的東西里。太陽是宇宙的靈魂,是能量的最高賜予者,沒有太陽,就沒有地球上的生命。
那麼除了吃進食物,然後經過胃的消化作用變成能量以外,太陽光能不能直接射入動物的身體,產生活力,就像蓄電池充電那樣?為什麼不能直接靠陽光生存呢?我們吃的果子中除了陽光外,還有別的什麼物質嗎?
化學家告訴我們,將來我們可以靠一種人工的食物來維持生命。那時候所有的田莊將被工廠和實驗室所取代,化學家們的工作就是配置產生纖維的食物和產生能的食物,物理學家們也靠著一些精巧儀器的幫助,每天把太陽能注進我們的身體,供給我們運動所需的能量。那樣我們就能不吃東西而維持生命。不吃飯而是吃太陽的光線,你能想像嗎?那將是一個多麼美妙而有趣的世界!
這是我們的夢想,它能實現嗎?這個問題倒是很值得科學家們研究的。小蛛的飛逸
到三月底的時候,母蛛就常常蹲在洞口的矮牆上。這是小蛛們與母親告別的時候了。作母親的彷彿早已料到這么一天,完全任憑它們自由地離去。對於小蛛們以後的命運,它再也不需要負責了。
在一個天氣很好的日子裡,它們決定在那天最熱的一段時間里分離。小蛛們三五成群地爬下母親的身體。看上去絲毫沒有依依惜別之情,它們在地上爬了一會兒後,便用驚人的速度爬到我的實驗室里的架子上。它們的母親喜歡住在地下,它們卻喜歡往高處爬。架子上恰好有一個豎起來的環,它們就順著環很快地爬了上去。就在這上面,它們快活地紡著絲,搓著疏鬆的繩子。它們的腿不住地往空中伸展,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它們還想往上爬,孩子長大了,一心想走四方闖天下,離家越遠越好。
於是我又在環上插了一根樹枝。它們立刻又爬了上去,一直爬到樹枝的梢上。在那裡,它們又放出絲來,攀在周圍的東西上,搭成吊橋。它們就在吊橋上來來去去,忙碌地奔波著,看它們的樣子似乎還不滿足,還想一個勁兒往上爬。
我又在架子上插了一根幾尺高的蘆梗,頂端還伸展著細枝。那些小蛛立刻又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一直到達細枝的梢上。在那兒,它們又樂此不疲地放出絲、搭成吊橋。不過這次的絲很長很細,幾乎是飄浮在空中的,輕輕吹口氣就能把它吹得劇烈地抖動起來,所以那些小蛛在微風中好像在空中跳舞一般。這種絲我們平時很難看見,除非剛好有陽光照在絲上,才能隱隱約約看到它。
忽然一陣微風把絲吹斷了。斷了的一頭在空中飄揚著。再看這些小蛛,它們吊在絲上盪來盪去,等著風停;如果風大的話,可能把它們吹到很遠的地方,使它們重新登陸,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種情形又要維持好多天。如果在陰天,它們會保持靜止,動都不想動,因為沒有陽光供給能量,它們不能隨心所欲地活動。
最後,這個龐大的大家庭消失了。這些小蛛紛紛被飄浮的絲帶到各個地方。原來背著一群孩子的榮耀的母蛛變成了孤老。一下子失去那麼多孩子,它看來似乎並不悲痛。它更加精神煥發地到處覓食,因為這時候它背上再也沒有厚厚的負擔了,輕鬆了不少,反而顯得年輕了。不久以後它就要做祖母,以後還要做曾祖母,因為一隻狼蛛可以活上好幾年呢。

『捌』 關於蜘蛛的電影,很早的一部片子但很清晰,劇情大概是一幫人去野外,一隻蜘蛛把睡在帳篷里的一個人咬死

LZ這部片子叫做小魔煞、挺好看的。

『玖』 狼蛛的特點是什麼

狼蛛的特點是善跑,而且行動敏捷。

狼蛛壯,並且多刺,末端為3爪。因善跑、能跳、行動敏捷、性兇猛而得名。全球1500餘種。體中、小型長 3~25毫米。多數徘徊游獵,少數結網。

在地面、田埂、溝邊、農田和植株上活動。靜息時隱藏在石下或土縫中,有的種類穴居。通常日間出來覓食,在溫暖地區也夜出覓食。捕食量大,是農田中重要的害蟲天敵。

狼蛛的居住習性:

狼蛛多數在地下打洞,襯以絲管。有的用廢物隱蔽洞口;還有在洞上方築一像塔的結構。少數種類織網。水狼蛛常見於水邊,頭胸部背面有V形斑,腹部有人字形斑或成對的黃點。

穴狼蛛大部分時間在洞內,前足發達能夠掘土。狼蛛屬是一個大屬,包括本科大多數最大的種類,如歐洲南部的塔蘭托毒蛛。

狼蛛通過頭前面用來抓取食物的兩個前肢和用來走路的頭兩對腿摩擦而發出嘶嘶聲,聽起來像是撕裂綢緞的聲音。這種類似狗叫的低吠聲,這樣可以起到嚇阻敵人作用,這是狼蛛在其進化過程中最成功地方。

『拾』 十大恐怖生物有哪些

NO10,水蛭
上榜理由,水蛭,俗名螞蟥,在內陸淡水水域內生長繁殖。水蛭吸血,吸血時你不會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吸血的量是水蛭身體的10倍
NO9,蠼螋
上榜理由,蠼螋屬昆蟲類的有翅亞綱革翅目。蠼螋俗稱「耳夾子蟲」,又名剪刀蟲。將要產卵的雌蠼螋會通過它的螯,把自己附著在人體上。在午夜時分,當人睡著的時候,蠼螋就會爬進人的耳朵里,一直鑽入人的大腦。接著蠼螋會小心的切斷人的顱神經,讓可憐的宿主無法察覺。它會產下上千枚卵,4天後,這些幼蟲會孵化出來,以柔軟的腦組織為食,此時宿主已經完全瘋狂,最終極為恐怖的死去。

NO8,家鼠
上榜理由,盜取食物,咬壞衣物,主要傳播鼠疫、鼠型斑疹傷寒、恙蟲病、鉤端螺旋體病、蜱傳回歸熱、沙門氏菌感染、弓形蟲病等多種疾病,對人類危害極大,人類對老鼠進行過多次的滅殺行為,但是殺多少它們就繁衍多少,是殺不凈

NO7,食人魚
上榜理由,食人鯧是公眾對一類分部於南美洲亞馬遜河魚類的統稱,也譯做水虎魚(Piranha)。並非指某一種特定的魚,而是一個類群,包括近30個種,但是真正讓它們恐怖起來的還是好萊塢
NO6,灰熊
上榜理由,灰熊(Ursushorribilis)被列為棕熊的亞種(也就稱為Ursusarctoshorribilis),是繼北極熊和科迪亞克棕熊之後,體型最大的熊類。恐怖的理由,它比人類要強壯

NO5,鯊魚
上榜理由,鯊魚早在恐龍出現前三億年前就已經存在地球上,至今已超過四億年,它們在近一億年來幾乎沒有改變。鯊魚,在古代叫作鮫、鮫鯊、沙魚,是海洋中的龐然大物,所以號稱「海中狼」
鯊魚是一種智力低下的食肉機器好萊塢電影和新聞報道讓鯊魚背上了惡名,使人們以為它們是一種無腦的蠢笨生物,只會像水下導彈那樣行動:不斷地游動,直到碰到目標並把它吃掉。產生這一說法的原因有兩個: 虎鯊似乎確實會把所有東西吞下肚。有各種報道說,人們在它們的胃裡發現了形形色色的東西。

NO4,蠍子
上榜理由,蠍子是蛛形綱動物,蜘蛛亦同屬蛛形綱。它們典型的特徵包括瘦長的身體、螫、彎曲分段且帶有毒刺的尾巴。陸地上最早的的蠍子約出現於四億三千萬年前的希留利亞紀。最恐怖是蠍子尾部的毒液
NO3,毒蛇
毒蛇是指能分泌特殊的毒液的蛇類,毒蛇的唾液通常從尖牙射出,用來麻痹敵人。有毒的蛇,頭部多為三角形,有毒腺,能分泌毒液。毒蛇咬人或動物時,毒液從毒牙流出使被咬的人或動物中毒。
中國的毒蛇有四十餘種,多分布於長江以南的廣大省份。蛇毒按其性質可分為:神經毒、血循毒、混合毒三大類。金環蛇、銀環蛇、海蛇、白花蛇等主要含神經毒。蝰蛇、尖吻腹、竹葉青等主要含血循毒。眼鏡蛇、眼鏡王蛇、腹蛇等主要含混合毒。自古就邪惡相伴的名聲,再加上每年眾多的死亡事件,毒蛇穩坐前三
NO2,吸血蝙蝠
血蝙蝠(學名:Desmos)是蝙蝠科所有種類的吸血蝠的統稱。吸血蝙蝠的身體不大,沒有外露的尾巴,毛色主要呈暗棕色。它們的相貌看起來非常丑惡,在天黑之後才開始活動,每晚定時覓食——吸食動物的血液,不同種類的吸血蝙蝠吸血對象也有所不同。夜晚出來活動,不耐看的外表加其中嗜血的惡名,

NO1.塔蘭圖拉毒蜘蛛
在民間文學里還反映出人們對塔蘭圖拉毒蛛的一貫恐懼。塔蘭圖拉毒蛛是南方經常遇見的一種大蜘蛛。它十分好鬥,根〈昆蟲記〉中記載,塔蘭圖拉毒蛛在發情時間 或地盤被侵略時十分兇猛,又被人們稱為「食人蛛」。他南歐人們認為,只有瘋狂地跳舞才能治療塔蘭圖拉毒蛛的咬傷。甚至塔蘭圖拉舞的名稱就是從塔蘭圖拉毒蛛 的名字而來。其實,被塔蘭圖拉毒蛛咬傷並不致命,只比黃蜂的蟄傷疼一些,跳舞是治不了傷的,150年前,人們認為被它們咬傷是會傳播巫毒,雖說後來證實不能,但是它恐怖的名聲就這么定下來了,恐怖的個頭,恐怖的顏色,恐怖的名聲,讓它穩坐十大恐怖動物的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