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外國影視 » 外國導演電影視聽語言分析
擴展閱讀
外國電影慾火焚燒 2022-10-04 04:56:53
給狗報仇的電影外國電影 2022-10-04 04:55:40

外國導演電影視聽語言分析

發布時間: 2022-09-23 08:21:42

Ⅰ 3.卓別林電影的視聽語言和同時代導演有哪些區別

卓別林的喜劇是採取「錯位」營造笑果,演員的肢體語言的寓意推動敘事,其它導演更多是以故事為主。

Ⅱ 什麼叫從「視聽語言」的角度分析電影

視聽語言包括狹義的視聽語言和廣義的視聽語言。

所謂狹義,就是鏡頭與鏡頭之間的組合;所謂廣義,還要包含了鏡頭里表現的內容--人物、行為、環境甚至是對白,即電影的劇作結構,又稱蒙太奇思維。在廣義的意義上講,所有的影視作品都是由視聽語言所書寫而成的文章,只不過這文章不再僅僅存在於白紙之上罷了。

(2)外國導演電影視聽語言分析擴展閱讀:

這些方法和技巧來自於人們長期的視覺和聽覺實踐,可以說是完全符合人們的欣賞習慣的。用一句專業一點的話來說就是不用擔心沒有共同的意義區間,因為這些實踐經驗大多來自於人的本性和長期的研究積累。

視聽語言的定義一直以來都是隨著著這門藝術的發展而不斷變化。比如,谷克多認為「電影是運用畫面寫的書法」,而亞歷山大.阿爾諾認為「電影是一種畫面語言,它有自己的單詞,名型,修辭,語型變化,省略,規律和語法」,愛普斯坦人認為「電影是一種世界性語言」。

Ⅲ 電影《阿甘正傳》視聽語言分析。

視聽語言分析之阿甘正傳

好萊塢一直以來都是電影的王國,大量的商業巨制電影從這里產生,進而風
靡世界。但是我們也可以看到一些非常經典的電影,
《阿甘正傳》就是一部非常
經典的好萊塢大片。
今天我們就從視聽語言的角度來分析一下

這部經典的作品。

本片改編自一部同名小說,
影片通過阿甘對自己生活的講述,
深層次的剖析
了美國當代歷史,
以幽默的方式對社會現象和戰爭進行諷刺。
作為一部以人物記
錄歷史的影片,
阿甘作為主要線索,
經歷了美國最動盪的一段歷史。
影片也同樣
倡導了美德的回歸,進行正確的精神引導,大力提倡人性關懷和人文主義精神。
它是好萊塢反智潮流電影中的經典名作。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是美國社會的反智情緒高漲的時代。
於是好萊塢便出品了
一系列貶低現代文明崇尚回歸原始闡釋人性的影片。
其中
《阿甘正傳》
便是通過
一個智力障礙者的視角,
描述了美國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生活的方方面
面,越戰,政府丑聞,外交,種族沖突„„反映了當時社會的動盪不安,與人們
生活的生活狀態——多數人的消極頹廢與盲目熱情。
《阿甘正傳》這部影片就是
讓美國人回顧自己的歷史,
重新審視自己。
阿甘在此片中被塑造成一個天生弱智,
卻具備了人類最優秀美德的人。
他坦盪的面對生活帶給他的挑戰,
在混亂中接受
錘煉,只沖著一個方向奔跑,最終跑向了他的終點。這是一部人生寓言,帶給人
們歡樂的同時,引發了廣泛的思考。

在這部影片中,
人物造型有很強烈的對比。
阿甘的形象出現時一般是清爽整
潔的,
與影片中出現的其他人的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湯姆漢克斯成功的塑造
了一個先天性智力殘疾,
卻朴實真摯的阿甘。
幼年時阿甘拙笨,
說話緩慢而堅定,
而成年的阿甘說話滔滔不絕,
包含了一種絕對的自信。
珍妮,
她一直是阿甘的天
使,正因為聽了珍妮的話,阿甘才能永不停歇的跑著。但是與阿甘不同,她的生
活始終是隨波逐流居無定所的,
她從生活上到精神上都是個流浪者,
找不到自己
的位置。
她想成為歌星,
卻只能在街上或者色情酒吧里賣藝,
與一幫狐朋狗友們
吸毒。她的生活中總是充滿了色情,暴力,毒品這些負面因素。所以影片塑造出
的珍妮的形象總是陰暗的,
模糊的。
但是她對阿甘又是真誠的,
所以在影片結尾
處,
珍妮的形象又回歸了初識阿甘時的純潔美麗。
丹中尉,
一開始出場便是狂野
的,
翻臉如翻書,
上一刻還在開玩笑下一刻又在嚴肅的下達命令。
他在戰場上一
門心思的求死,
延續他家族的「光榮」捐軀歷史。
在做完截肢手術後的丹中尉異
常絕望,
他認為生活的希望全都結束在了戰場上,
他本該死在那裡,
對阿甘的救
命之恩完全不領情。
從戰場回來後變得有些神經質,
穿著邋裡邋遢,
說話粗聲粗
氣,宣洩著他的不滿。但是在新年夜裡,他的悲傷抑制不住的外泄,讓觀眾感受
到他真正的內心世界。
後來在海上他與風暴進行搏擊,
又以不屈不撓的反抗者形
象出現。
最後「他和上帝講和」後,
以及在阿甘結婚時出現的形象是溫和的,

是他在經歷人生幾大起伏後回歸本性的表現。

影片的拍攝技巧也是很值得稱道的。
在體現珍妮和阿甘兩個人的生活時,

常用不同的光效和色調。
在阿甘的生活中,
大量的運用暖調。
而珍妮的生活片段
則運用較多的冷色調。
影片中多次出現阿甘跑步的畫面,
跑步在這部片子裡面算
是出現最多的動作段落。
第一次跑步,
阿甘擺脫了他腿上的支架,
在這一場景中
依舊出現大量的綠色,背景擁有很清晰的輪廓,自然的和諧美麗使人心情明朗。
第二次他得到了橄欖隊教練的青睞,
隨後憑借著跑步這一特長,
為橄欖球隊贏得
了比賽的勝利,
在這一場景中出現了大塊的紅色和黃色,
觀眾席上也是大片大片
的紅色標語,把球場比賽熱烈氣氛烘托起來,讓人興奮。依舊是暖色調為主。隨
後是越戰中他在叢林中奔跑,
救了自己的戰友們。
這里也是使用大量的綠色和黃
色,並且光線充足,線型較為清楚,營造出很好的光影效果。與阿甘的生活段落
色彩刻畫相比,
珍妮的生活環境大部分降低了色彩的明暗度,
表現起其生活的壓
抑,同時體現珍妮本人內心的消極厭世。影片通過這種明暗,色調的對比方式,
暗示了阿甘與珍妮兩人個性的相悖與命運的走向。
而在最後,
珍妮重新回到阿甘
身邊的時候,兩人的內心世界逐漸相統一,珍妮場景的色彩也與阿甘趨於一致,
光效也統一使用了自然光效。
珍妮一身白色裙子向阿甘走來,
色彩又如同兩人幼
年的時候,白色與綠色相間,開闊明亮,充滿朝氣。讓觀眾明白珍妮的生活已經
不像從前一般,
而是以一種更樂觀的方式面對人生,
也喻示了珍妮經歷若干波折
後的精神上的重生。
影片通過對光線與色彩的配置,
更加完美的塑造出人物性格,
也表達了導演的意圖和影片的主題,
具有很強的主觀色彩,
同時能激發觀眾的想
象里,
讓觀眾潛意識的接受這些暗示信息。
色彩與光效的使用也推動了敘事,

強影片真實感,加強了影片的觀賞性。

在這部影片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道具,想必也給觀眾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
那就是那根飄浮著的羽毛。
這根羽毛也多次出現在鏡頭當中。
影片一開始便以羽
毛作為視線引導,鏡頭追隨羽毛,一直到人物出現。結尾處,羽毛又隨風而起,
飄盪到更遠處。在《阿甘正傳》的一開場,一根羽毛引導觀眾的視線,同時出現
了開場音樂,
鋼琴的輕盈與小提琴的柔美融合在一起,
為「羽毛」塑造出聲音造
型,
也推動著影片的氣氛。
隨著羽毛的起伏,
觀眾感受到的音樂也是如羽毛般飄
忽不定,隨風飄盪,正如生活一般充滿了不確定感,難以預料。而在影片結尾處
又重復出現這一主題,此時,音樂的含義卻多於開頭,有了一份對生活的感慨,
多了幾分感動。生活就像這根羽毛一樣,或隨風飄盪,或落於塵泥,我們無權選
擇它的方向。但是我們有權利選擇如何面對。

在美國的社會中一直存在著種族歧視的問題。種族問題也是《阿甘正傳》中
的一個重要元素。
首先是阿拉巴馬的民權運動,
州長華萊士拒絕黑人入校,
但最
終妥協。
在開往軍營的車上,
觀眾可以看到車上都是白人與白人坐在一起,
黑人
與黑人坐在一起。
阿甘在車上碰上了從前在校車上一樣的釘子。
最後他和黑人巴
布坐在一起,
這也是他在軍營中唯一的好朋友。
巴布的祖先都是做蝦的,
在飯店
里給白人端菜。
在阿甘送給巴布母親股份之後,
人物關系轉換了,
換成了白人給
黑人端菜。種族問題以一個幽默的報復方式呈現處理。

電視在這部影片里成為重要的敘事手段,通過它,展現了美國當代的政治文
化包括阿拉巴馬州民權運動,
華萊士被射傷,
肯尼迪總統接見全美大學生橄欖球
隊,約翰遜總統接見越戰功臣,肯尼迪總統被刺殺,福特總統被刺殺,尼克松水
門事件,
還有登月„„電視新聞經常作為一個剪輯點建立起鏡頭與鏡頭,
段落與
段落只見的關系。
在敘事上,
也承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為我們呈現出美國社會
狀態——暴力沖突嚴重,這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國國內的真實情況。

聲音是一部影片的重要組成部分。
其中人聲在影片中表現為對話和旁白以及
內心獨白,整個故事由阿甘的旁白來講述,阿甘的聲音柔和,平緩,情緒起伏不
大,
娓娓道來,
奠定了整部影片舒緩平實的基調。
幼年時的阿甘,
說話有些木訥,
字字清晰,雖然拙笨但是很朴實。阿甘總是重復「笨有笨的的作為。」,這句話
塑造出了阿甘自信的性格,
而「我更加的思念珍妮。
」這句話貫穿影片始終,

為珍妮場景與阿甘場景的剪輯點,
連接兩個人的關系,
推動了情節發展,
也讓我
們看到了一個感情專一,
真誠的阿甘。
而電影音樂,
也記述了這一時代最有代表
性的音樂——搖滾。
電影中的搖滾音樂有鮮明的時代特點,
幫助影片敘事推進影
片節奏,
也同樣發人深省,
突出了人道精神和人文主義情懷。
音響為影片增添了
生活氣息,阿甘的場景中,總是寧靜的,充滿自然的氣息。而珍妮的場景中,充
滿了城市噪音,
是浮躁而喧鬧的。
這些場景中,
導演想要表達的是對現代工業的
排斥與對自然的嚮往。

影片中關於漫漫人生的種種韻味,苦與樂、生與死、戰爭與愛情、冷

漠與
友誼、成功與失敗,偉大與卑微,值得我們去一輩子細細品味。在我們驕揚跋扈
時,在我們患得患失時,在我們迷惘彷徨時,在我們傷痕累累時,我們想總可以
在滿目的荒謬之中苟活下去,
就沖著阿甘這個理由。
我們還要盡我們的所能,

更多人知道阿甘的故事,
縱然這世界走到盡頭,
必然是消失於無形,
但活著的人
總需

要一縷希望的曙光。或許人生就像那根飄浮的羽毛一樣,要麼飄浮不定,
要麼乘風破浪,但是人生也像那根羽毛承載著我們的希望。

Ⅳ 大衛芬奇 導演電影風格和攝影特點

1.大衛芬奇屌不屌?屌
2.但大衛芬奇在視聽語言上,說實話並沒有特別有獨創性的用法,應該算是比較精緻的工業電影語言吧

3.這兩篇文章看起來好像很復雜,其實歸根結底一句話,只是鏡頭運動和剪輯跟了表演,且非大衛芬奇一家獨有

《七宗罪》最後一場,大BOSS的表演大部分都是跪著說話,所以用的是穩定的三腳架,其他人是鏡頭跟著動作(演員表演)動,而帶斯派西老師的雙人鏡頭只要鏡頭信息核心內容是黑人警探(比如打人)攝影機也動了;辦公室對話中PITT起身鏡頭動是因為PITT動了,其他有人走動的鏡頭攝影機也動了,而白人上司和黑人警察只是用視線剪輯建立位置關系,這是最普通的好萊塢剪輯,都有比較約定俗成的剪輯和鏡頭運用規律和依據,而所謂的「主次」,「重要性」,「遞進」,在最俗濫的好萊塢商業片中這種語法再常見不過。

4.芬奇不愛用手持這個習慣並沒有比愛用手持的導演高級,只不過是個人習慣,比較OLD
SCHOOL的好萊塢工業電影也不愛用手持,這一部分是理念造成的,另一部分是過去的攝影設備移動不變造成的,經過電影語言變革後(尤其是法國新浪潮)這個理念受到了挑戰,不過這個話題太大,在這里不展開。

另外芬奇是廣告導演出身,他對鏡頭美學概念的講究也造成了他這一個個人偏好

5.建議多關注一下鏡頭結合表演的詳細運用,以及要把專注點放在「主觀和客觀鏡頭」上,像PTA,斯蒂夫麥昆這類導演的運用,在挖掘視聽語言的可能性方面,比芬奇挖掘得深的多,而就此追求的復雜程度和可能性,大衛o拉塞爾也更豐富更細膩

芬奇是一個很牛的導演,但他的優點在其他方面,並沒有在視聽語言上特別求新求變。

Ⅳ 求個辛德勒的名單視聽語言分析

《辛德勒名單》雖是以黑白攝影為主調,仍是彩色大製作的規模,一幅幅畫面--以黑白攝影為主調的紀錄片的結實性手法,表現德國納粹瘋狂滅絕猶太人的恐怖,其慘狀催人淚下。……影片的攝影指導扎努西·卡曼斯基掌握了黑白攝影的畫面質感,在沉重中有厚重的味道,特別是在拍攝波蘭的貧民區時,矮牆、磚塊、潮濕氣息,還原了時代的真實氛圍……。

以《星球大戰》電影配樂而聞名於世的音樂大師約翰威廉姆斯為這部影片的配樂也無疑已經成為世界電影音樂寶庫中的經典之作。這部影片的配樂是近年來少見的具有強烈感染力的音樂之一,作曲者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與斯皮爾伯格多次合作,深切體會這一位在身體中流著猶太人血液的導演在創作此片時的心情,因此吸取了猶太民族音樂的旋律特點,採用了小提琴獨奏的方式突出主題,將殘酷戰爭陰影下猶太人凄涼的心境表現得淋漓盡致。在配樂中的兩個主題旋律的小提琴獨奏,編曲平實而情緒深刻。約翰.威廉姆斯在他擔任多年指揮職務的波士頓流行管弦樂團中特邀小提琴名手伊茲霍克. 帕爾曼(Itzhak Perlman)和豎笛好手吉洛拉. 費德曼(Giora Feidman)助陣,他們的演出溫和細膩,哀而不傷,不是對人間悲劇的控訴,而是對歷史錯誤的沉思,充滿了省思和緬懷的溫淳氣質。威廉姆斯在交響樂的部分則善盡烘托陪襯的角色,讓音樂成為深具說服力和感染力的歷史獨白。

Ⅵ 《肖申克的救贖》視聽語言分析

•是否記得剛來到監獄的新囚犯們走下囚車時,嘲笑他們的人群中有一個年輕的黑人?該演員就是片中主角老黑人Red的扮演者Morgan Freeman的兒子.
•是否記得三姐妹之一的Bogs被隊長打殘廢後送入救護車的情節?在拍攝過程中,那個老的掉牙的救護車拋錨了,在畫面中的救護車移動其實是工作人員的人力牽引.
•是否記得Andy駕駛著紅色的敞蓬車在墨西哥山路上飛奔的鏡頭?那是一部1969年產的Pontiac GTO,而影片中的年代還在1966年.攝制組參竟聯系了一部1965年的Mustang,但是車主在最後時刻變卦了.
•是否記得在肖申克在監獄的第一晚,老囚犯們不停地嘲笑喧嘩,企圖嚇新囚犯的情節?在拍攝過程中,因為臨時演員不夠用,還動用了拍攝現場的保安也來製造喧嘩的氣氛.
•是否記得Andy在謀殺發生的那個夜晚坐在自己的車里,有一個雙手上子彈的特寫鏡頭?其實那雙手是導演Frank Darabont的,因為原先的劇本里沒有設計這個鏡頭 是事後補拍的。
•是否記得Andy和老黑人Red第一次在操場上相遇的情節(Red在和其他人玩棒球)?因為拍攝的時候出現了無數的問題,這個場景竟然花費了一整天的時間來反復拍攝才讓導演覺得完美。
•是否記得Andy在雪中行走的鏡頭?那些雪花其實是土豆薄片。
•是否記得影片開頭那個喊「熄燈」的監獄警衛?他在實際生活中也是一名監獄警衛。
•是否記得Tommy(Andy的學生,被開槍打死的那個)來到監獄時,同一囚車中坐在他身後的黑人囚犯?那個人在實際生活中是俄亥俄州少管所的典獄官。
•是否記得Andy用來敲破下水道的那塊石頭?其實最初的設計是讓Andy用他的小石錘的,但是後來發現小石錘不足以敲破下水道,才改換成了石頭。
•Andy在下水道中爬行時臉上及管道中的污漬其實都是巧克力漿。
•是否記得那句台詞「有些鳥是不會被關住的」(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直譯是:有些鳥是無意被籠養的)?劇本原先設計了一個圖書管理員Brooks養的那隻烏鴉又飛回肖申克、死後被Andy和Red發現的情節(比喻Brooks像這只鳥一樣只適合籠養而不能在外面生存),還涉及了囚犯們在操場為這只鳥舉行葬禮以悼念自殺的老Brooks的場景。
•是否記得最後一個場景中Andy和RED在海灘上重逢並擁抱的鏡頭?這在劇本中原是不存在的,因為Stephen King的原著小說中並沒有這段情節。這是導演在其合夥人的堅持下違心添加的,而甚至在拍攝完後還一度企圖剪掉。幸虧在試看樣片的時候名觀眾們非常喜愛,導演才因此做出了讓步,並決定保留這段情節。後來的觀眾們才因此有幸觀看到這令人喜悅且熱淚盈眶的結局場面。
•摩根.弗里曼扮演的那位贏得遲來自由的老者名叫RED,即英文單詞「救贖」(Redemption,也是本片片名)的前三個字母。
•Tommy Williams(因為偷電視而被判兩年的小夥子)這一角色本來是給布拉德•皮特准備的,片中扮演Tommy的Gil Bellows,曾在1997年的當紅電視劇集《Ally McBeal》(港譯《艾麗的異想世界》,台譯《甜心俏佳人》,像《六人行》一樣的熱門連續劇)中扮演了一個類似角色William Thomas。
•拍攝地是俄亥俄州的曼斯菲爾德州立管教所(Mansfield State Penitentiary),但由於監獄過於破舊,劇組不得不在拍攝前進行整修。室內戲則是在攝影棚內拍的,因為修復這所監獄的內部比搭建同樣的布景花費要高。
•美國人道主義協會(The American Humane Association)監督了影片中所有涉及到布魯克斯的烏鴉的拍攝。有一場戲是布魯克斯給他的烏鴉喂蛆蟲,AHA當即認為這對蛆是不"人道"的,並要求他們改用一隻自然死亡的蛆,他們只好從命。
•貼在摩根•弗里曼假釋文件上的那張照片實際上是弗里曼的小兒子,阿方索•弗里曼(Alfonso Freeman),阿方索在片中還跑了回龍套,就是喊"新囚犯!今天的新囚犯!"("Fresh fish! Fresh fish today! We're reeling 'em in!")的那個。
•安迪牢房的牆上貼著一張愛因斯坦的照片,扮演安迪的蒂姆•羅賓斯(Tim Robbins)曾出演關於愛因斯坦的幻想電影《I.Q.》(1994年)。
•犯人們看的那部美國愛神麗塔•海華斯(Rita Hayworth)的影片是《盪婦吉爾達》(Gilda 1946)。
•在開場的法庭戲中,安迪說自己把槍扔進了Royal河,在斯蒂芬•金的另一本小說《站在我旁邊》(Stand By Me)中,逃亡的孩子們穿過了同一條河。
•斯蒂芬•金說小說是他多年監獄片觀影經驗的結晶。
•如影片所示,該片情節與大仲馬的《基督山伯爵》有諸多相似之處。
•沃登•諾頓哼的調子是"堅固保障",這是一首教會聖詩,作者是基督教改革先鋒/信義會創始人馬丁•路德。歌詞是:上主是我堅固堡壘,永不動搖之保障;上主是我隨時幫助,使我脫危離恐慌;歷代仇敵撒旦,仍欲興風作浪,他奸狡又勢強,殘忍毒辣非常,無比凶惡真難防。
•當沃登•諾頓打開藏有安迪鑿石錘的《聖經》時,打開的那頁正是《出埃及記》,這個章節詳細描述了猶太教徒逃離埃及的過程。
•該片獻給導演弗蘭克•達拉邦特的經紀人和朋友艾倫•格林,格林在影片完成前因艾滋病而去世。
•導演弗蘭克•達拉邦特拍攝期間的每個周末都看《好傢伙》這部電影,並從中得到靈感,使用畫外音來轉場。
•該片的義大利版要比美國版少15分鍾,刪去了結尾簡要交待安迪自由生活的片斷。
•盡管影院票房成績中規中矩,但是本片在出租錄像帶排行榜上一直遙遙領先。
編輯本段精彩對白
Fear can hold you prisoner, hope can set you free. A strong man can save himself, a great man can save another.
懦怯囚禁人的靈魂,希望可以令你感受自由。強者自救,聖者渡人。
Prison life consists of routine, and then more routine.
監獄生活充滿了一段又一段的例行公事。
red:These walls are kind of funny like that.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d,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ed.
red:這些牆很有趣。剛入獄的時候,你痛恨周圍的高牆;慢慢地,你習慣了生活在其中;最終你會發現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這就叫體制化。
I find I'm so excited. I can barely sit still or hold a thought in my head. I think it the excitement only a free man can feel, a free man at the start of a long journey whose conclusion is uncertain. I hope I can make it across the border. I hope to see my friend, and shake his hand. I hope the Pacific is as blue as it has been in my dreams. I hope.
我發現自己是如此的激動,以至於不能安坐或思考。我想只有那些重獲自由即將踏上新征程的人們才能感受到這種即將揭開未來神秘面紗的激動心情。我希望跨越邊境,與朋友相見握手。我希望太平洋的海水如同夢中一樣的藍。我希望。
I guess it comes down to a simple choice: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人生可以歸結為一種簡單的選擇:不是忙著活,就是忙著死。
Red: There's not a day goes by I don't feel regret. Not because I'm in here, or because you think I should. I look back on the way I was then, a young, stupid kid who committed that terrible crime. I want to talk to him. I want to try and talk some sense to him, tell him the way things are. But I can』t. That kid's long gone and this old man is all that's left. I got to live with that. Rehabilitated? It's just a bullshit word. So you go on and stump your form, sonny, and stop wasting my time. Because to tell you the truth,I don't give a shit.
Red:我無時無刻不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深感內疚,這不是因為我在這里(監獄),也不是討好你們(假釋官)。回首曾經走過的彎路,我多麼想對那個犯下重罪的愚蠢的年輕人說些什麼,告訴他我現在的感受,告訴他還可以有其他的方式解決問題。可是,我做不到了.那個年輕人早已淹沒在歲月的長河裡,只留下一個老人孤獨地面對過去。重新做人?騙人罷了!小子,別再浪費我的時間了,蓋你的章吧,說實話,我不在乎。
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at's all.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有的鳥是不會被關住的,因為它們的羽毛太美麗了!
Hope is a good thing,maybe the best of things,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希望是件好東西,也許是世上最好的東西.好東西從來不會流逝.
編輯本段穿幫鏡頭 •臨近片尾,Red說安迪爬了500碼,"快到半里地了",0.5英哩(mile)=880碼,500碼(yd)=0.2840909英哩,約等於3/10;而一個足球場的比賽長度為100碼(這里說的足球場是指美式橄欖球比賽所用的場地)
•當Hadley將被逮捕時,有人念了一段米蘭達條款(即"你有權保持沉默並申請辯護"雲雲),此時是1966年初。而米蘭達一案要到該年6月13日才蓋棺定論(即全面推廣這句話的時間)。
•安迪告訴Red說那個鑿石錘要價7美元,在1947年,7美元可算價值不菲。
•安迪牢房裡Raquel Welch的海報來自1966年的《公元前一百萬年》(One Million Years B.C.),該片直到1967年2月21日(也就是安迪脫獄之後數月)才在美國公映。
•仍然貼在牆上的海報:片中有一個安迪掀起海報鑿洞的鏡頭,這個鏡頭就在暗示安迪後來無需撕掉海報而爬入洞口。
•老黑人Red去巴克斯頓尋找橡樹的時候,剛下車時,玉米還是綠色的,但過了若干鏡頭後,玉米就成熟待割了。導演通過這種手法在暗示Red去當地尋找了不止一次。
《肖申克的救贖》和《阿甘正傳》
1994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肖申克的救贖》是《阿甘正傳》最大的競爭對手,如果說《阿甘》是一個夢,那麼《救贖》就是一種生活。生活比夢簡單,但生活遠比夢境殘酷。而這兩部片子也的確是有很多可比之處,他們也有緣湊在了一個奧斯卡年度。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你會得到什麼。當一片羽毛緩緩飄盪的時候,生活被幻化成了一首優美的圓舞曲,因為不管拿到的是什麼,巧克力永遠都是可口的。《阿甘正傳》展現給我們的也永遠都是生活中最美好的那一面,也會讓我們時刻為生活的美好的而滿足。
忙著去活或是忙著去死?(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肖申克的救贖》把生命變成了一種殘酷的選擇。肖申克的救贖是我們簡單的生活中值得一再回味的東西。相信自己,不放棄希望,不放棄努力,耐心地等待生命中屬於自己的輝煌,這就是肖申克的救贖。
雖然最後找到了通向天堂的那條路,但是這條追尋的過程中卻是充滿坎坷。
他們都是極為優秀的影片,至少他們都是那種讓你看完以後就絕對不會忘記的影片,而且每次看完都會有不同於前一次的感覺和感受。在兩部同樣經典的影片面前,奧斯卡的評委們選擇了《阿甘》,也就讓它的影響力和觀眾接受程度遠遠的超過了他的競爭對手。但是埋在土裡的金子終究是要發光的,這些年來,《肖申克的救贖》卻開始了奮起直追,受關注的程度並不比《阿甘》少,而且很多人開始為他鳴不平。而我則能夠充分理解為什麼奧斯卡會選擇《阿甘正傳》?

Ⅶ 電影的影評中視聽語言要怎麼寫

同學你好,我們以《七宗罪》的開頭做一個範例:

《七宗罪》是大衛芬奇導演33歲的長片作品,其成熟的視聽造詣讓人稱贊,我們用最粗淺的視角,去嘗試解讀芬奇老師是如何用視聽語言構建人物。

(本文涉及劇透)


電影中,主人公賽默塞特,我們簡稱S,是一個出色的警官,做事一絲不苟,思維縝密,刑偵技術高超,有一顆為美國人民服務的心。可人到晚年,無法根除的罪惡讓他在即將退休的年紀心力交瘁。而米爾斯,我們姑且叫他M吧,掐指一算也就30出頭,在地方上頗有建樹,一時間讓他忘乎所以,自以為自己是超級警察,其實性格急躁沖動,做事毛手毛腳。機緣巧合,這一「SM組合」便相遇了。


簡單介紹人物之後,我們來對比影片,看看芬奇老師是如果悄悄塑造人物的。和文字不同的是,視聽語言要緊扣視覺和聽覺的表達,畫面的信息量是具象且豐富的,加之有人類生活的經驗,很多表達不言而喻,深諳此道的人便可以得心應手去創作。

《七宗罪》鏡頭五

M便接了個電話,從襯衣的口袋裡掏出一支鋼筆,隨意的記在手心裡。還記得上文里S的鋼筆放在哪嗎?整齊排列在桌子上。不能說導演刻意做對比,他只是把一些細節通過人物動作和美術陳設展現出來。刪去這些細節或許對情節不會產生太多影響,但是會讓故事與人物的邏輯更加合理。這便是視聽的魅力。

視聽語言包括很多方面,景別、角度、運動(攝影機運動)、照明、色彩、語言、音響、音樂,剪輯等,但所有的電影元素都是為人物和故事服務,如何突出人物性格形象,如何交代故事情節,如何讓觀眾有代入感,才是電影各元素的目的。

Ⅷ 外國電影洛麗塔影片視聽語言分析

死寂

7.4分
主演:唐尼·沃爾伯格安貝·瓦萊塔瑞恩·柯萬騰邁克爾·費爾曼
導演:溫子仁
類型:恐怖懸疑驚悚
看點:偵探嚇人復仇夫妻小鎮
時長:89分鍾
年代:2007
地區:美國
語言:英語
別名:寂靜 死城
簡介

Ⅸ 《兩個人的芭蕾》 視聽語言分析

在電影語言運用上,語言簡單、直接、明了,傳承著親情,剖析著人物內心世界,使人生意蘊的拓展更顯連續、周密性。影片《兩個人的芭蕾》大膽地運用電影語言即畫外音的應用。影片中一共運用了八次畫外音,畫外音的運用可以使我們不用看太多的畫面,便能清楚了解故事發生的來龍去脈,更容易使我們解讀電影和探尋人物的內心世界。影片第一次畫外音的應用是:每年寒暑假都要去的路是姥姥家,姥姥的美不是穿在她身上的紅旗袍,也不是她的歌,到底美在哪裡呢?影片便在畫外音中開始了。了解人物與情節的同時,為我們設置了懸念,讓我們去觀察,去發現姥姥到底美在何處,並積極地引導著我們去探尋人生的意蘊。畫外音的運用使人生的意蘊在影片的發展過程中更顯拓展與美化。在艱苦與樸素中,我們感悟出人生意蘊的拓展,我們感悟出主題凸現出親情的幸福與偉大。自然的敘述方式。選擇什麼樣的主題,是一部電影創作的起點,而選擇什麼樣的敘述,則是一部電影成敗得失的關鍵。在一定意義上,電影作品的題材愈嚴肅、深刻,便愈要求故事敘述的客觀自然——敘述者藏於事件背後,隱蔽自己的情感、風格,讓事件自己去敘述。正因為如此,《兩個人的芭蕾》這部影片的敘述才不致給反映生活的材料加上主觀意志或個人見解,也才可能展現生活的原貌,揭示出事物的本質,給觀眾以具體可信感。這也正如伊芙特·皮洛所說的:「對事物的觀察越少受個人情感的影響,揭示的現實就越豐富。」影片本表現倪萍所扮演的母親形象的無私和偉大,零亂毫無頭緒,女兒的見聞卻像一根線將散落的珠子穿結在一起,使觀眾能夠深入影片,探尋主旨。導演還有影片中通過母親、孟奶及老金婆子等人的生活對白作為補充,輔助影片的敘述,使故事趣味盎然。其中倪萍所扮演的母親的語言幽默風趣,既增強了敘述的趣味性,又增強了影片的可看性。這種自然的敘述方式將人物活動、心理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容易讓觀眾入戲,與演員置換角色並產生共鳴。含蓄的視覺象徵。與這種自然的敘述方式相輔相成的是本影片含蓄的視覺象徵。這部影片中可以解讀為象徵的視覺畫面是含蓄的,不明顯的,不生硬,不做作,沒有人為痕跡。它們能揭示故事的主題,是這部影片本體所必須的。如影片中母親背著剛出生不久的女兒深夜在小巷中穿行的場景,整個畫面構圖上給人的視覺感很差,有亮光的地方比例很小,牆周圍陰影部分比例很大;主色調本身很冷,只有牆燈上的中心區域很暖。當母親走過來時,導演採用了景深鏡頭,使暖色調增強,這可以表現出母愛的無私,對子女關懷的無微不至,樂此不疲,讓觀眾感受到每一個幼小脆弱的生命,都是在母愛的呵護、牽引下堅強起來、羽翼漸豐的。周圍的環境相對於母女倆是冷漠的,通過對比更能體現出暖的可貴。這是含蓄的視覺象徵,並且是以事實為基礎自然而然地呈獻給觀眾的。此時畫面上的小巷是實實在在的客觀存在,卻又被主人公們賦予了思想情感,使這一細節鮮活有色,發人深思。當母親背著女兒挨家挨戶收水費時,村民給她錢後紛紛關門,將母親冷在門口。為了更加深刻地表現鄉人的冷漠與母親工作的艱辛,導演在鄉民家採用框中取景的方式,只將門開了一條縫,其畫面空間感不禁使人感到窒息,感到壓抑。此時屋內光線很暗,聲音很靜,屋外光線很亮且母親的聲音清脆響亮。通過這一冷一暖、一靜一動,影片創造出深刻的意境。聲畫的巧妙運用。這部影片在聲音運用和畫面組合上也是恰如其分的。如影片開始後不久表現母親挑水、洗頭、穿紅旗袍來等待德貴歸來時,導演採用高速鏡頭,此時只有倒水的聲音。等母親得知德貴去世的消息後,鏡頭突然切到水缸,此時導演採用搖鏡頭的方式來表現母親砸水缸的場面,聲音十分繁雜:水缸被擊碎的聲音加上她的喘息聲,不停在觀眾面前呈獻,讓觀眾感受到母親內心的失落與憂傷。當母親為了使女兒能走路,讓她學跳芭蕾舞時,這時人物沒有對話,只有抒情音樂響起,而母親因勞累過度摔倒後,臉部血流不止的特寫鏡頭呈示給觀眾時,陳導演又通過高速鏡頭對女兒手中的玩線落地進行了特寫,表現出女兒的驚慌與恐懼。當女兒依照母親指示關窗關門,因受刺激學會走路時,這時女兒與母親一起躲在地上,導演採用頂攝將畫面呈示給觀眾的同時,抒情音樂響起,聲畫並茂,渲染了輕松喜悅的氣氛,表現出母女倆內心激動振奮的心情,並且直接激發了觀眾的理性思維,從而使音樂成為深化主題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