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電影 » 日本電影人證經典語句
擴展閱讀
貓真人版電影在線 2023-03-31 01:26:13
亞洲動漫倫理電影網么 2023-03-31 01:26:11
如何在香港電影院買票 2023-03-31 01:24:56

日本電影人證經典語句

發布時間: 2023-02-06 08:57:04

『壹』 誰能找到日本電影<人證>里兒子寫給媽媽的信的內容

這部電影是根據日本著名推理小說作家森村誠一的《人性的證明》改編的,你去圖書館找到這本書就可以了,書是80年代的,而且書比電影好看。
在我印象里好像不是寫給媽媽的信,而是經常提到的一首詩,作者是西條八十,詩的內容如下:
——媽媽,我的那頂草帽怎麼樣了?
就是那年夏天,
在從碓冰去霧積的路上,
飄落溪谷的那頂草帽
----媽媽,我愛那草帽,
可是一陣清風卻把它吹跑,
那時,我是多麼懊惱。
——媽媽,那時對面來了位年輕的采葯郎中,
打著玄青的綁腿和手背套
他不辭辛勞幫我去找,
無奈谷深草高,
他也無法拿到。
——媽媽,您是否還記得那頂草帽?
那時盛開在路邊的野百合花
想必早已枯萎凋零了吧?
在那秋天灰霧籠罩的山崗上
草帽下也許每晚都有蟋蟀在歌唱吧?
——媽媽,那溪谷想必也和今晚這里一樣
靜靜地落滿了飄雪
把我那隻閃亮的義大利草帽
和我寫在背面的r·s字母埋掉
靜靜地、悄悄地埋掉

『貳』 介紹一下日本經典電影《人證》吧!!

劇情的詳細介紹的網址
http://movie.mtime.com/11648/

人證公映版本
本片根據著名作家森村誠一代表作品《人性的證明》拍攝。 森村誠一是日本左冀進步作家,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日本七位著名作家聯名反對小日本篡改歷史教科書中就有他。《人證》是他早期的作品,隨後他又寫了《新人性的證明》,主角還是人證里的棟居警官,而這部小說則是以棟居警官由調查一位中國女翻譯猝死為主線,一步步揭開當年在東北侵華日本鬼子臭名昭著的731細菌戰部隊的種種極端醜陋和兇殘的暴行,揭露了其活體解剖,用活人做細菌實驗等等另人發指的罪行。森村誠一先生表示,在早年給他印象深刻的只是佔領日本的美軍暴行,因此寫下了人證,而當他逐漸了解到日本鬼子在中國的所作所為後認識到和日本鬼子在中國的獸行相比美軍的行為根本不值一提,為此他感到心裡非常的難受和沉重,因此自掏腰包花費了2000多萬日元以及大量的精力去收集資料及采訪當事人,尤其是冒著被小日本右冀威脅迫害的風險,寫出了全面揭露731部隊醜行的紀實文學《惡魔的聖宴》三部曲,首發三百萬冊銷售一空。並且森村誠一先生特別寫出了這部小說《新人性的證明》,希望能讓更多的日本人能夠認識到自己在戰爭中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雖然在日本文學界中公認《人證》是森村誠一先生最高峰的作品之一,但森村誠一先生則一直稱他認為《新人性的證明》才是自己最有意義最優秀的作品。
日本電影《人證》,國內公映版本和現在版本不一樣,國內版大約缺少15分鍾左右, DVD版本和國內公映版有一個主要的不同之處,即影片結尾時的情節順序不一致。國內公映版是以八杉恭子跳崖而結束,而DVD版本里則以美國警探肖夫坦被黑人流氓殺死結尾。在國內公映版里,肖夫坦被殺這個情節則發生在最後的時裝頒獎會之前,也就是說,這兩個情節在兩個版本里的前後順序顛倒了。等等
1978年《人證》在國內的公映的時候的版本是上海譯制廠經過剪輯了的版本。 我去年在楚游網已經看了DVD版本,你說的是對的。
有一點說明一下, 你說的「聽著一會漢語一會日語就是覺得別扭」, 確實如此,你聽到的中文配音部分是原來公映版本的上海譯制長的配音部分,而後加入的原來已經刪節的部分,當年是沒有配音的部分,再找來原班人馬來配音顯然不實際,因為有很多給這個影片配音的配音演員已經過世啦。
因此也就採取原音的方式播放出來。
[編輯本段]日本電影
影片資料
【原 片 名】Proof of The Man
【中 文 名】人證 / 人間の證明
【出品年代】1977
【國 家】日本
【類 別】劇情/犯罪
【導 演】佐藤純彌 (Junya Sato)
【主 演】岡田茉莉子 (Mariko Okada) 松田優作 (Yusaku Matsuda) 喬山中(Joe Yamanaka) 岩城滉一 (Koichi Iwaki)ハナ肇 (Hajime Hana)George Kennedy
故事梗概
在東京皇家飯店的高樓上,一年一度的服裝設計獎展出大會正進入高潮。國會議員郡陽平的妻子、著名服裝設計家八杉恭子參加了這次展出大會,也在緊張地忙碌著。這時,有消息說飯店電梯里死了一名黑人青年,據電梯服務員講,被害人死前嘴裡直用英語喊著「麥秸草帽,麥秸草帽」,在他的風衣裡面還有一本《西條八十詩集》……黑人青年怎麼會死在這里?殺人兇手是誰?警方緊張地展開了調查行動。
警犬從被害人的死亡地點一直嗅到了皇家飯店附近的清水谷公園,警察在草叢里發現一灘血跡和一頂草帽,說明這才是真正的罪犯作案地點。一對曾在公園里幽會的年輕人報告說,他們在公園里見過死者,而且在此之前,一個穿西裝的女人也離開了公園,駕駛一輛白色皇冠轎車走了。
從海關很快查明,被害人叫焦尼·赫瓦德,是3天前從紐約來到日本的。他遺下的《西條八十詩集》和麥秸草帽,都是入境時從美國帶進來的。
經過多方搜索,警方得知焦尼的父親威爾歇·赫瓦德曾作為二戰結束時的美國駐軍,在日本橫須賀居住過。正好同那頂麥秸草帽和那本詩集處在同一時期。而被害人臨死時留下的「喀斯密」一句話,也正好在詩集的一首詩中被發現了,指的是一個叫「霧積」的地方。
於是警官棟居決定到霧積去,把這個案子查個水落石出。當地的人都說,中山種老奶奶最了解情況,但當棟居趕到中山種家時,已經有人搶先一步,把了解內情的這位老婦人謀殺了。棟居又調查了一些線索,得知當年在福島縣久之浜海濱,中山種是開小酒店專做外國駐軍生意的,當時在店裡同時做工的還有八杉恭子……
而正在此時,設計師八杉恭子的兒子居恭平因駕車撞死了人而逃到了紐約,警長棟居也追到了紐約,在紐約國際刑事警察希弗坦的配合下,他們也同時展開了對黑人青年焦尼案件的調查。他們根據線索找到了一個叫阿達姆斯的男人家裡,他反映說在幾個月前,自己在駕車時,路上突然躥出一個黑人老頭,他來不及剎車,就把他撞倒了,結果被敲去了6000美元。那人名叫威爾歇·赫瓦德,而錢是根據他的要求給了他的兒子--焦尼·赫瓦德。
於是警方推斷焦尼的父親是為了弄到一筆送兒子去日本的錢而去撞汽車的。可是父親為什麼一定要把兒子送到日本呢?
居恭平因開槍拒捕而被擊斃了。棟居得到新線索,找到了焦尼的父親。一切終於真相大白:原來,威爾歇在任戰後駐日美軍士兵時同八杉恭子同居生下了兒子焦尼,美軍撤出日本時他把兒子帶走了。而八杉恭子不久嫁了個黑市小商人郡陽平,對他隱瞞了過去,生下了兒子居恭平。在美國的焦尼長大成人思念母親,威爾歇於是通過撞車為兒子掙了一筆錢,讓他來日本。而此時郡陽平成了一個有相當實力的資本家,八杉恭子也成了赫赫有名的服裝設計藝術家,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和家庭的名譽,八杉恭子親手殺死了來找自己的黑人兒子焦尼,同時為了掩蓋自己的過去,她又殺害了知情的老婦人中山種。
正當服裝設計的頒獎禮即將結束時,棟居告訴了八杉恭子她的兒子居恭平被擊斃的消息,兩個兒子都死了,八杉恭子的精神崩潰了。
從授獎大會出來,八杉恭子駕車向霧積的山巒飛馳而去。她用盡力氣把手中的草帽投向山谷,自己也縱身跳下了山崖。麥秸草帽在山谷里飄落、飄落,山谷里又響起了焦尼關於草帽的歌聲……

『叄』 草帽歌在電影《人證》里出現了幾次

應該是在片尾出現了一次。

《草帽歌》是20世紀80年代在中國引起轟動的日本電影《人證》的主題歌,歌曲以女主人公八杉恭子的黑人兒子焦尼的口吻唱出,深沉、哀婉的歌聲表達了兒子對母親的眷戀和失去母愛的悲哀。《草帽歌》是一首具有地道美國黑人風格的歌曲,它的原唱者喬山中與他扮演的劇中人物焦尼的身世極為相似,也是美國黑人與亞裔的後代。

時隔二十年,那讓讓人感慨萬千的一幕至盡記憶猶新:混血兒焦尼在經歷了無數的艱難險阻後,終於找到了他的媽媽。在他撲向媽媽懷抱的時候,媽媽尖刀則無情地剌進了他的心臟!焦尼在一臉的幸福和一臉的悲絕中,那迷茫的眼神,緩緩倒下的身影,成了我心中永恆的定格。

而此時 在緩緩飄下山谷的草帽定格中,讓人腸斷心裂的《草帽歌》緩緩響起。。。。。。

草帽歌(電影人證原聲插曲)

詞:西條八十
唱:喬山中

ma ma do you remember,媽媽你可曾記得

the old straw hat you gave to me,你送給我那草帽

i lost that hat long ago,很久以前失落了

flew to the foggy canyon.它飄向濃霧的山嶴

yeh ma ma i wonder 耶哎媽媽那頂草帽

what happened to that old straw hat,它在何方你可知道

falling down the mountain side 掉落在那山坳

out of my reach like your heart.就像你的心兒我再也得不到

suddenly that wind came up,忽然間狂風呼嘯

stealing my hat from me yeh.奪去我的草帽耶哎

blowing it higher away.飄向那天外雲霄

ma ma that old straw hat 媽媽只有那草帽

was the only one i really loved,是我珍愛的無價之寶

but we lost it.但我們已經失去

no one could bring it back,沒有人再能找到

like the life you gave me.就像是你給我的生命

日片《人證》 的經典台詞

八杉恭子:我的兒子死了。他是我的心肝,我就是為他而活著的。只有他一個了,為了愛護這個孩子,我什麼都幹了,因為我愛他。我以前給他讀過一首詩:「媽媽,媽媽,就是在那個夏天,在克里茲米的路途上,我那個草帽,不知道它是怎麼的了,掉進了深淵。還記得嗎,媽媽?」我現在已經失去一個草帽了,所以,只剩下另一個草帽,不想再把它丟失了。「媽媽,我多麼愛那草帽啊。但是一陣風颳走了我的草帽,我是多麼後悔呀。」

喬尼:媽媽!媽媽!!

八杉恭子:我在找它,但是已經被風颳走了。也把我的孩子帶走了。

喬尼:這是干什麼呀?我有的是錢!媽媽,我是你的孩子!

八杉恭子:我知道,喬尼,我知道你不想走,但是,你必須離開這兒。

喬尼:我不走!

八杉恭子:喬尼,你不能不走!

喬尼:媽媽,記得這草帽嗎?

八杉恭子:一個知名老人,一個神聖的人,就在那個時候,從對面走來,想保護這頂帽子,但是,一陣風把帽子颳走了。一陣風……把帽子颳走了。失去的草帽,不能再回來了!

喬尼:這到底是為什麼呀?為什麼不認你的孩子?你看我呀,媽媽,我是你的孩子,我不能離開你。說呀,你愛不愛我?

八杉恭子:媽媽,那個草帽,不知怎麼的掉進了深淵,那個時候,路旁開的百合花,已經全都,全都枯乾死了。在那秋天,灰濛蒙的晨霧籠罩的丘陵,在那草帽的下面,每天晚上都有蟋蟀在哭泣。

喬尼:斯拖哈,媽媽!……媽媽,我是那樣的討厭嗎?……斯拖哈……媽媽……

八杉恭子:這就是我的故事,我想做好事但做錯了。現在我的孩子死了,已經失去的我的草帽,它是不能夠再回來了。所以給我這個獎,也沒有什麼意義了。我不要這個獎,但願……但願我的孩子能回來。

『肆』 電影《人證》觀後感

《人證》觀後感當我剛開始欣賞這部上世紀70年代的電影時,我並沒有感覺到它有什麼獨到之處。乍一聽到老師說它是一部20世紀十分經典的電影時,感覺到有一些不可思議。但看完之後,我感受到了它電影深處的真正含義。下面我來介紹一下這部經典電影。日本電影《人證》堪為一部經典電影,這部1978年出品的電影《人證》在當年十大賣座影片位列第二,也是世界偵探推理電影的代表作之一。影片根據20世紀30年代日本的社會派推理小說作家森村誠一的作品《人性的證明》改編,講述了女主人公八杉恭子與她的黑人兒子焦尼之間哀婉動人的故事.兒子焦尼千里迢迢來日本尋找母親,母親卻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而殺害了自己的兒子.。影片懸念叢生,扣人心弦,展示了被社會扭曲的人性,和隱藏在人的內心中最黑暗的一面,而主題曲《草帽歌》更是凄婉動人,流露出一個兒子對母親的眷戀和哀怨,也恰到好處地烘託了影片主題。八十年代,《人證》在我國上映時,這首《草帽歌》曾攜著凄厲的氣息飄過大江南北,催人淚下——「媽媽,就在那個夏天,我那草帽,不知怎麼啦,跌進了深淵,你還記得嗎?媽媽……」 這部電影設置了許多懸念,電影名稱《人證》的含義是什麼?母親為什麼會殺死自己的親生兒子?貫穿故事始終的草帽與《草帽詩》,有何用意?也許當你剛看完這部電影時可能有些迷茫,但當你了解到這部電影的創作背景時你就會明白一切了這是一部控訴戰爭罪行的電影。故事發生在戰後的日本。話說在二戰後日本的一片廢墟上,美國佔領軍來了。其中有一個美國黑人大兵,憑借著勝利者的特權,在一次本性放縱的行動中,強暴了一個日本少女。這個少女生活在貧困之中,遭強暴後曾經想死,被別人救下來了。生活中畢竟還有美好的東西,何況這個美國黑人大兵出身老百姓,還是本性淳樸的,他的強暴是戰爭的副產品而不是他的主導本性。因此,他們有了短暫的一段快樂時光。但是問題很快就來了,女人懷了孩子,生下來了,美國黑人大兵要回國了,日本女人再好,佔領軍的生活再快樂,畢竟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美國黑人大兵而不是什麼將軍。孩子跟著黑人父親回美國了,,這就留下他以後再到日本找媽媽的故事,即影片的核心情節,引入家庭血緣悲劇原型,悲劇發生了。這也是一部控訴人性丑惡的電影。事業有成,風光無限的母親為了名利容不下自己的兒子,並親手殺了他,可見人性的丑惡。也許我們從母親角度考慮或許可以體諒這位母親的初衷,但我們不應該因此就說明這位母親可以原諒,畢竟我們還有人性,還有自己的道德評判標准。整個故事中,舊草帽和西條八十詩集貫穿始終。因為它是片的發展線索,也是本片的中心。他把一系列的人物,情節緊密的聯系在了一起,共同構成了這部電影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提到這部電影我們就不得不提這部電影的約翰演唱的片尾曲《草帽歌》。「媽媽,我愛那頂草帽。媽媽,一陣清風把它吹走,但願兒子能夠回來?也許蟋蟀每晚都彩鈴那草帽底下唱歌吧?媽媽,這時溪谷想必也象今晚我們這里一樣 …」這首歌在電影紅極一時時,被廣為傳唱,一句「媽媽「不知道感動了多少人,深深的震撼了每個人的心靈,同時也呼應了本片的主題,那就是母愛… 電影《人證》最後表現是相當人性。追蹤兇手而來兩位刑警棟居和橫渡驅車山澗跟前,他們站彩鈴女主人公八杉恭子面前,正視獲得殺人證詞以後,棟居一把拽住上前要銬八杉恭子同事,用一種暗示目光深深盯住凶千八杉恭子。八杉恭子默然轉身來到涯澗,手一揚,一頂嶄新草帽丟向山涯,緊接著飄搖草帽盪彩鈴山谷,緩緩下落時份激出約翰草帽歌:媽媽,我愛那頂草帽。媽媽,一陣清風把它吹走,但願兒子能夠回來?也許蟋蟀每晚都彩鈴那草帽底下唱歌吧?媽媽,這時溪谷想必也象今晚我們這里一樣 …… 也許這對兒子約翰是個悲劇,但對八杉恭子又何嘗不是呢?相比之下,東方中國藝術作品和電影作品彷彿還箅收斂,還算有仁有義,一個當兒子還算能夠懂得當母親心,明明知道那離家出走父親彩鈴哪也不那麼激動飽滿去找,心裡有就是。比方我們黑白名片《一江春水向東流》裡面男主人公張忠良親生子盼盼也明明曉得自己父親近彩鈴眼前呀。還屬於比較好是,孩子乾乾凈凈,他沒有去找那一個十惡不赦親爹。好吧不說中國電影,還是回到東嬴電影裡面吧。電影《人證》裡面有一處細節是感人和揪心。這就是被影片反復列為尋母證據乃至尋人證據舊草帽和西條八十詩集。我們聽到這首凄勵動情草帽歌。那是孩子們草帽歌:媽媽,我愛那頂草帽。媽媽,一陣清風把它吹走,也許蟋蟀每晚都彩鈴那草帽底下唱歌吧 ?媽媽,這時溪谷想必也象今晚我們這里一樣 …… 最後,我衷心的希望戰爭不再重演,這樣的悲劇不要再發生……

『伍』 電影《人證》講述了什麼故事

《人證》主要講述了女主人公八杉恭子與她的黑人兒子焦尼之間哀婉動人的故事。

故事簡介——

在東京皇家飯店的電梯里,一個美國黑人青年突然被刺死。經調查得知,死者叫喬尼,是從美國來日本尋找生身母親的。經過警察一系列的偵破真相大白,原來殺死喬尼的正是他要尋找且已找到的母親——日本服裝設計師八杉恭子。

喬尼的的黑人父親威爾夏1946-1949年曾經服兵役到過日本,當時的八杉恭子為了謀生與作為士兵的威爾夏同居而生下黑孩子喬尼。後來威爾夏帶孩子回到美國。事隔多年以後,兒子喬尼萬里尋母,母親八杉恭子為了保護自己的榮譽和地位;

保住另一個後來生的兒子恭平的前途,將喬尼殺死。恭平因犯罪逃往美國終被警方擊斃。當八杉恭子正在1978年度服裝設計授獎大會上獲得大獎時,警察到會場拘捕殺手。八杉恭子看到兩個兒子都死了,難以克制內心的痛苦和復雜的情感,來到斷崖前自殺了。

(5)日本電影人證經典語句擴展閱讀:

角色介紹——

1、八杉恭子

與戰後駐日美軍士兵威爾歇同居生下了兒子焦尼,美軍撤出日本時兒子被帶走。而八杉恭子不久嫁給了黑市小商人郡陽平,對他隱瞞了過去,生下了兒子居恭平。在美國的焦尼長大成人思念母親來日本尋找。

2、郡陽平

駐日美軍撤出日本時是個黑市小商人的他,娶了八杉恭子為妻,兩人有一個兒子居恭平。現在則成了一個有相當實力的資本家,同時也是國會議員。

3、棟居

嫉惡如仇的警官,從兇殺現場發現一頂草帽和一本詩集,深入調查,使八杉恭子在人性面前低下了頭。為了查找證據,堅韌不拔,使冷酷的八杉恭子恢復了人性。

『陸』 好看勵志電影《人證》劇情、影評

好看勵志電影《人證》劇情、影評

人證

一幕無法挽回的人生悲劇

一部探討人性淪落的傑作

以反省歷史來揭露世俗社會對人性的壓抑

1978年出品

導演:佐藤純彌

主演:岡田茉莉子

喬治·肯尼迪

三船敏郎

·一九七八年十大賣座影片第二名

·世界偵探推理電影的代表作之一

森村誠一是20世紀30年代日本的社會派推理小說作家,他的作品想像奇特,充滿了社會責任感,最著名的作品是"證明三部曲"系列,即《人性的證明》、《野性的證明》、《青春的證明》。其中,《人性的證明》在10個月內再版30多次,半年中暢銷300萬冊,被認為是日本文壇的一個奇跡,也成為世界偵探推理小說史上的一部精品。

1978年,《人性的證明》被拍成電影《人證》之後,在短短的時間內迅速風靡世界各國,在我國上映時更是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影片所講述的女主人公八杉恭子與她的黑人兒子焦尼之間哀婉動人的故事讓人感傷不已,兒子對母親的眷戀與失去母愛的悲哀同母親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而殺害了千里迢迢來尋找自己的兒子構成了鮮明的對比,深刻剖析了不同種族之間面對親情的尷尬人性。影片懸念叢生,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在展示被社會扭曲的人性的同時也揭露了日本社會上層的黑暗與腐朽。影片的主題曲《草帽歌》曾攜著凄厲的氣息飄過大江南北,催人淚下--"媽媽,就在那個夏天,我那草帽,不知怎麼啦,跌進了深淵,你還記得嗎?媽媽……"

在我的小說里,我所描繪的全是人間的戲劇。我認為一個作家應當關注社會問題,以反省歷史來揭露社會弊端,追求人生的真諦,這才是我寫作的目的,也是我生存的意義。

--小說《人性的證明》的作者森村誠一

《人證》可以說是日本舊電影向新電影發展的歷程中的一條分界線,也正因為它是分界線,所以當時受到的評價褒貶不一,有人說它太寫實,有人說它違背了日本電影講求含蓄的傳統。現在過了很多年,這部影片在日本仍然受到歡迎,作為導演,我的心情也很復雜,但我堅信,隨著時代的變化,電影也應該有所變化。

--本片導演佐藤純彌

《人證》的社會意義在於它不單單是一部推理電影,更重要的是它反映出來的主題,它反映出了許多其他電影沒有反映出來的東西,不但風格富有懸念,對於人物的刻畫也細膩入微,並且更深一步地注重挖掘犯罪者的精神世界,總之,這是一部開拓了懸疑片的社會深度的好電影。

--日本著名評論家小泉健一郎

善惡本是一念之差,在名譽與親情的抉擇中,將罪惡的雙手伸向親生兒子……這是人的魔性戰勝了人性。影片展現了隱藏在人的內心中最黑暗的一面,它是那樣丑惡,那樣鮮血淋漓。而主題曲《草帽歌》更是凄婉動人,流露出一個兒子對母親的眷戀和哀怨,也恰到好處地烘託了影片主題。

--網友唐離

在東京皇家飯店的高樓上,一年一度的服裝設計獎展出大會正進入高潮。國會議員郡陽平的妻子、著名服裝設計家八杉恭子參加了這次展出大會,也在緊張地忙碌著。這時,有消息說飯店電梯里死了一名黑人青年,據電梯服務員講,被害人死前嘴裡直用英語喊著"麥秸草帽,麥秸草帽",在他的風衣裡面還有一本《西條八十詩集》……黑人青年怎麼會死在這里?殺人兇手是誰?警方緊張地展開了調查行動。

警犬從被害人的死亡地點一直嗅到了皇家飯店附近的清水谷公園,警察在草叢里發現一灘血跡和一頂草帽,說明這才是真正的罪犯作案地點。一對曾在公園里幽會的年輕人報告說,他們在公園里見過死者,而且在此之前,一個穿西裝的女人也離開了公園,駕駛一輛白色皇冠轎車走了。

從海關很快查明,被害人叫焦尼·赫瓦德,是3天前從紐約來到日本的。他遺下的《西條八十詩集》和麥秸草帽,都是入境時從美國帶進來的。

經過多方搜索,警方得知焦尼的父親威爾歇·赫瓦德曾作為二戰結束時的美國駐軍,在日本橫須賀居住過。正好同那頂麥秸草帽和那本詩集處在同一時期。而被害人臨死時留下的"喀斯密"一句話,也正好在詩集的一首詩中被發現了,指的是一個叫"霧積"的地方。

於是警官棟居決定到霧積去,把這個案子查個水落石出。當地的人都說,中山種老奶奶最了解情況,但當棟居趕到中山種家時,已經有人搶先一步,把了解內情的這位老婦人謀殺了。棟居又調查了一些線索,得知當年在福島縣久之浜海濱,中山種是開小酒店專做外國駐軍生意的,當時在店裡同時做工的還有八杉恭子……

而正在此時,設計師八杉恭子的兒子居恭平因駕車撞死了人而逃到了紐約,警長棟居也追到了紐約,在紐約國際刑事警察希弗坦的配合下,他們也同時展開了對黑人青年焦尼案件的調查。他們根據線索找到了一個叫阿達姆斯的男人家裡,他反映說在幾個月前,自己在駕車時,路上突然躥出一個黑人老頭,他來不及剎車,就把他撞倒了,結果被敲去了6000美元。那人名叫威爾歇·赫瓦德,而錢是根據他的要求給了他的兒子--焦尼·赫瓦德。 於是警方推斷焦尼的父親是為了弄到一筆送兒子去日本的錢而去撞汽車的。可是父親為什麼一定要把兒子送到日本呢?

居恭平因開槍拒捕而被擊斃了。棟居得到新線索,找到了焦尼的父親。一切終於真相大白:原來,威爾歇在任戰後駐日美軍士兵時同八杉恭子同居?生下了兒子焦尼,美軍撤出日本時他把兒子帶走了。而八杉恭子不久嫁了個黑市小商人郡陽平,對他隱瞞了過去,生下了兒子居恭平。在美國的焦尼長大成人思念母親,威爾歇於是通過撞車為兒子掙了一筆錢,讓他來日本。而此時郡陽平成了一個有相當實力的資本家,八杉恭子也成了赫赫有名的服裝設計藝術家,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和家庭的名譽,八杉恭子親手殺死了來找自己的黑人兒子焦尼,同時為了掩蓋自己的過去,她又殺害了知情的老婦人中山種。正當服裝設計的頒獎禮即將結束時,棟居告訴了八杉恭子她的兒子居恭平被擊斃的消息,兩個兒子都死了,八杉恭子的精神崩潰了。

從授獎大會出來,八杉恭子駕車向霧積的山巒飛馳而去。她用盡力氣把手中的草帽投向山谷,自己也縱身跳下了山崖。麥秸草帽在山谷里飄落、飄落,山谷里又響起了焦尼關於草帽的`歌聲……

悲傷的草帽

許多人對於電影《人證》的記憶似乎更多地源於那首凄涼哀婉、如泣如訴的《草帽歌》。《草帽歌》的歌詞出自日本著名詩人西條八十的同名詩作,原是一首兒童詩,詩中模仿孩子的口吻向媽媽傾訴著一種孩子式的失落感和憂傷情緒。西條八十的《草帽歌》開頭是這樣的:

媽媽,我的那頂草帽怎麼樣了?/在那夏日從碓冰去霧積的路上,/落在溪谷里的那頂草帽!/媽媽,我愛那草帽!/可是,一陣清風將它吹走,/那時節,我是多麼懊惱!

影片的主題曲《草帽歌》是一首地道的黑人歌曲,有趣的是原唱者喬治與他扮演的劇中人焦尼的身世極為相似,也是美國黑人與亞裔的後代。歌曲以焦尼的口吻唱出,深沉、哀婉的歌聲表達了兒子對母親的眷戀和失去母愛的悲哀。

八杉恭子的扮演者岡田茉莉子在年近古稀時回顧這部影片說:"《人證》是我表演轉型時期的一部作品,在這之前我沒有塑造過心理如此矛盾復雜的母親形象。雖然這部影片是一部推理片,卻具有一定的社會批判性,八杉恭子這個人物很真實,在她身上蘊涵了太多歷史性和社會性的東西。"在談到《草帽歌》時,岡田茉莉子說這是她最喜愛的一首歌曲,每次聽這首歌曲,她都忍不住會掉下眼淚。

文藝愛好者陳賢慶曾根據《草帽歌》的形式創作了一首詩,表達了對電影《人證》的感觸,讀來仍覺凄婉動人--

媽媽,你為什麼殺我?/我千里迢迢來到你身邊,/就為了這個?

媽媽,你為什麼殺我?/人人都贊美母子之情,/這事怎麼評說?

媽媽,你為什麼殺我?/人世間雖有貴賤之分,/但就該惹來這災禍?

媽媽,你殺了我,/你又怎能心安理得,/繼續過你上流人的生活?

媽媽,你殺了我,/也殺了弟弟,殺了自己呀,/人性會證明你的罪過。

☆根據日本著名作家松本清張的原著小說改編而成的《砂器》可看做《人證》的姊妹篇,故事講述了在一個初夏的清晨,國鐵蒲田停車場發現一具男屍,今西和吉村警士對案件展開了調查。蒲田站前小酒店的服務員提供線索說,曾有一男子與被害者在此飲酒,經過一系列的分析推理,最後終於查出了真相。原來,被害人是島根縣的三木巡警,他的養子和賀本名本蒲秀夫,其父本蒲千代吉得了麻瘋病就要死了,於是三木將他送到了醫院,並將本蒲秀夫收為養子。後來本蒲秀夫改名為和賀英良,成了知名的作曲家,他怕暴露自己和麻瘋病父親的關系會毀掉名譽、前程,於是殺死了養父三木。

影片含有極深刻的人生意義,它將生活剖析為"生下來,活下去",即生活的價值在於質而不是量,要靠自己的奮斗,要活出生命的理想狀態,讓活著的每一天都充實,都無愧於己,這在某種意義上深化了影片的主題。

☆著名影片《追捕》是根據日本推理作家西村京太郎的小說改編而成的,檢察官杜丘為人正直,卻被誣告犯有強奸和搶劫罪,杜丘一面逃避警察追捕,一面獨自偵察,途中巧遇牧場主女兒真由美,二人產生愛情。杜丘在真由美的幫助下突破各種險阻,終於查明誣告人橫路的下落,並使事情真相水落石出,原來因杜丘對警方判定某國會議員自殺一案持保留態度,真凶、某制葯公司經理長岡便買通橫路誣告陷害杜丘,以除後患。案情終於大白,長岡被擊斃。

影片在我國上映時曾引起過極大的反響,導演佐藤純彌的執導風格再一次被肯定,而著名影星高倉健和中野良子飾演的男女主人公杜丘和真由美也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遠山的呼喚》是日本著名女作家三浦綾子的代表作,是一部充溢著悲憫情懷與寬恕的愛心的作品,小說後來被搬上了銀幕。影片由著名演員高倉健和倍賞千惠子聯袂出演,他們的傾情演出將一個逃犯和一個村婦的不尋常經歷演繹得凄美動人。影片產生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曾經感動並影響著20世紀80年代中國青年的婚戀觀。

;

『柒』 日本電影《人證》裡面那首草帽詩中文歌詞

詞:西條八十

媽媽你可曾記得
你送給我那草帽
很久以前失落了
它飄向濃霧的山嶴
耶哎媽媽那頂草帽
它在何方你可知道
它就像你的心兒
我再也得不到

忽然間狂風呼嘯
奪去我的草帽耶哎
高高的捲走了草帽啊
飄向那天外雲霄

媽媽只有那草帽
是我珍愛的無價之寶
就像是你給我的生命
失去了找不到

忽然間狂風呼嘯
奪去我的草帽耶哎
高高捲走了草帽啊
飄向那天外雲霄

媽媽只有那草帽
是我珍愛的無價之寶
就像是你給我的生命
失去了找不到

『捌』 日本影片《人證》觀後感

日本影片《人證》觀後感

看完日本影片《人證》,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這部影片以震撼人類心靈的藝術,打動了千萬觀眾的心。這也是近年來少有的外國優秀影片。我覺得這部影片最感人的地方就在於它以弘揚人性為目的、以真實的歷史遺留問題為題材,描寫和講述了二戰後發生在日本的一個感天動地的故事。影片以無可比擬的藝術震撼力和血淚呼聲,控訴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給人類生活造成的無法挽回的痛苦和不可平復的創傷。

有些人看完影片後說:「喬治的母親八杉恭子心太狠了,連親生兒子都不肯認,還將那把刀子扎在他心口上……」,我覺得這樣的評論未免太浮淺了。這難道單只是喬治的母親的罪過嗎?的確,當八杉恭子在公園和喬治見面時,將刀子捅進親生兒子喬治的胸口時,我的心劇烈地顫動了!難道這就是人類、這就是母親和兒子在忍痛分別二十多年後重見的結局嗎?是誰造成這樣的悲劇呢?不言而喻,是戰爭,是罪惡的戰爭!

人物的心理描寫與內心世界激烈的`沖突以及真實的歷史場面在這部影片中被刻畫和演繹的淋漓盡致!八杉恭子的確心狠手辣,但是,僅憑這樣一個評語是無法揭示出促使她下此狠手的動機和深藏背後那沉重的歷史因由的。

喬治是一個本性天真可愛的、由二次世界大戰造就出來的美、日混血兒。在戰爭中,他的母親(日本人)八杉恭子在被一群美國士兵污辱之後,失去了生活的信心,當她決定以自殺來洗雪所遭受的人身污辱時,是喬治的爸爸,一個美國黑人士兵出於善良本性和同情之心,挽救了她年輕的生命。爾後,他們結婚並生下了由罪惡的戰爭所造成的畸形生命--他們的兒子喬治。

接著,由於戰爭的結束,老喬治不得不隨其所在的軍事基地撤回美國,這又造成了他們痛苦的離別。可是,二十多年後,喬治和他的父親因無法忍受美國種族歧視的迫害與非人待遇,加之在美國的喬治已長大成人,非常思念母親,於是老喬治通過撞車的方式用鮮血為兒子換來路費,讓他到日本尋找親生母親。

而此時的八杉恭子早已再婚生子,並成了赫赫有名的服裝設計藝術家。為了維護她自己的地位和家庭的名譽,八杉恭子竟然不肯認她的親生兒子。喬治感到絕望了,他那顆純潔、正直、年輕的心彷彿被踐踏在污泥之中非但不肯相認,八杉恭子還要親手殺死來找自己的黑人兒子,當喬治把母親扎在他衣服上並不太深的刀子用自己的雙手奮力插進自己的胸膛,並痛苦地跪倒在地,在不斷流淌的鮮血中一步一步爬著去追趕他的親生母親時,我幾乎到了聲淚俱下的地步。而此時,伴隨曾記憶著他們母子深情的見證--那頂舊草帽從山崖上隨風而去的畫面,響起了那首永世不衰的《草冒歌》,更是把我已失控的情緒推向了情感的懸崖絕壁……這,才是對人性的終極描述、是電影藝術的顛峰之作和前所未聞的人性揭密!